第五百六十一章 沈氏分宗(八)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五百六十一章 沈氏分宗(八)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大唐儒将最强兵王首辅沈栗寒门状元逆流伐清三国之席卷天下民国之山寨英雄     听闻沈全、沈瑞来了,沈瑾忙起身迎了出去。

    沈瑾满是歉意的低声道:“又累了瑞二弟。只是事关娘的织厂……我还是想你自己来决断。”

    要说沈瑞全然没有半点不满,那是假的,但听了他这话,也气不起来了,便只摆摆手。倒是沈全,还是忍不住冲沈瑾翻了个白眼。

    族兄弟三人进了前厅,见罢礼,按年龄长幼依次坐下,这次倒没冷场,却是沈瑞这个最小的弟弟先开了口。

    沈瑞却也并不是对着贺老太太说话,反而笑向贺九太爷道:“老人家一向可好?十七老爷可好?在京里时,听闻贺侍郎提挈十七老爷。”

    贺平盛在族中排行十七,“提挈”二字要得音极重。

    贺九太爷嘴角抽了抽,强忍着不去看贺老太太,口中应着“好好”,心中想着后生可畏啊,这一手离间计使得炉火纯青。这是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儿子的事,也莫要忘了他们沈家的人情。

    贺老太太却是压根不知道京城的事儿,也没甚反应,只当寻常问候。倒是一旁贺北盛白了一张脸,想起京城旧事,又是惭愧又是惊惧。

    沈瑞将众人神情尽收眼底,心知贺老太太果然不知道贺东盛行事,便笑道:“贺太淑人想转让手中织厂?可与京中贺侍郎商量过了?”

    贺老太太见了沈瑞就知道这事儿麻烦了,沈瑞小小年纪却滑不留手,同他说话总要打起精神来,闻言便淡淡道:“这点事情,老身还是做的了主的。你既来了,想来也是小沈状元的意思,虽则你出继了,可到底是孙氏的亲生骨肉,这织厂也有你一份……”

    “太淑人,”沈瑞打断了她的话,收了笑容,“早年间太淑人与我提这织厂,我便说过了,张家人骗卖,不是贺二老爷接手也有旁人。已是贺家的织厂了,买卖落定,何谈‘完璧归赵’。我是二房的人,原不当管四房的事情,不过事涉我本生母,瑾大哥谨慎,叫了我来,我便说一句,‘退还’二字,太淑人用的不妥,况且,这也不是‘退还’的事儿。”

    沈瑞声音渐冷,“贺二老爷对沈家做了什么,太淑人当日在堂上也听到了。沈家子弟不收这不明不白的‘退还’。沈家信国法、信公道,一切都听由钦差大人判处。该是沈家的,沈家不会推拒,不该是沈家的,沈家也不会伸手!”

    一番话掷地有声,可裂金石。

    沈全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喝彩了。

    沈瑾也暗暗点头,自己怎的就没瑞二弟想的这样周全,早当这样将贺老太太堵回去。

    源大太太颇有些不自在,既是有些肉疼那一注财,又是因着沈瑞话里话外要官府审判贺家,她,到底是贺家女,贺家倒了她也没娘家撑腰了。

    而同样是贺家人的贺九太爷却是暗赞一声,心下又调高了对沈瑞的评估。

    贺老太太脸色难看至极,冷冷道:“沈、贺两家世代姻亲,本当相互扶持,守望相助,如今贺家有难,瑞哥儿如此说是要让亲人寒心吗?”

    沈全早看不惯贺老太太倚老卖老那一套,愤然插口道:“老太太说的好,好个守望相助!我沈家遭难时,守望相助的贺家在哪儿呢?贺二老爷是相助多扔几块石头下来,生怕我二哥不死!”

    沈全如此说虽然无礼,却因是沈琦胞弟,可谓是苦主,倒也没什么不妥。

    贺老太太虽恼怒,却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贺二老爷算计沈家的心思在公堂之上都是说明白了的。

    沈琦废了一条手臂,断了前程,贺家与沈家宗房还有姻亲这层皮,珺哥儿伤的也不甚重,而跟沈家五房这仇是如何也化解不开。

    贺北盛却听不得这些,怒道:“判了贺家与你们有什么好处?判了贺家织厂就充公了,还能给你们沈家?我们此来本是好声好气的还厂子,你们一个两个晚辈狂妄倨傲……”

    他还没说完,就被沈瑞打断,沈瑞朗声道:“贺家有罪无罪,当不当罚,皆由钦差大人代天子裁断。我说了,沈家信国法、信公道!便是不义之财用以充盈国库,也是用得其所,无论是武备兵马、扬我大明国威,还是造福地方、天下海晏河清,都是我沈氏一族由衷所盼!”

    “好,好一个忠君爱国的好儿郎。”贺老太太轻轻击掌,心里骂了八百遍滑头小子,却是不再看沈瑞,转而问沈瑾道:“听闻倭乱中四房也被洗劫,不知道状元公此时不肯接你娘的嫁妆织厂,日后靠什么养家,靠什么打点上下让仕途顺畅?”

    沈瑾正色道:“好男不吃分家饭,况且如我瑞二弟所说,这已不是家母嫁资。小子七尺男儿,养家之事不劳太淑人操心。至于仕途,小子还不屑为那蝇营狗苟小人行径!”

    一句话又把贺老太太骂了进去,贺老太太越发火大,指着源大太太便道:“你这母亲自小锦衣玉食养这么大,嫁入沈家门,因你这不孝子倒让她年纪轻轻就过起拮据日子?还是你沈家四房一家子要靠贺家女的嫁妆度日?”

    源大太太又不是傻子,此时被当了筏子,再不张口,以后也别想在沈家门里好好呆着了。

    源大太太是头次对上贺家宗房老太太,还是有几分惧意,可声音虽轻,带着丝丝颤音,却是异常坚定,“伯娘,这里没有什么贺家女,只有沈家妇。在闺中时,伯娘也常教导我们要从夫从子,桂娘必谨遵伯娘闺训,与沈门共荣辱。”

    贺老太太出口就知道这步棋错了,可听了这话还是恼怒异常,既然达不到目的,多说也无益,她冷冷道:“好个沈家子,好个沈家妇,老身便拭目以待。”说罢拂袖而去。

    贺九太爷落在后头,却是给女儿一个赞许的笑容,微微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源大太太说完那话,本是担心贺老太太迁怒父亲和弟弟的,见父亲如此示意,心下松了口气。待回过身见沈全、沈瑾、沈瑞三人对她脸色都好了不少,更是放松了下来,如今沈源指望不上,就得看着状元继子对她的态度了。

    贺老太太并没有从沈家四房二门上车,却是直走到到门口去方上了马车,叫四周窥视四房的沈家人看个清清楚楚。

    马车上,贺北盛愤愤然,不住道“沈家没个好东西!”见贺老太太沉着脸不断转着佛珠,忍不住问道:“娘,现下……”

    贺老太太冷冷道:“告诉下人,若有人来打听我去沈家四房做什么,便说我欲归还孙氏的嫁妆织厂,沈家四房拒而不受。那织厂,价值至少二十万银子。”

    贺北盛吃了一惊:“娘!这不是自己揭短么?让松江人都知道我们碰壁……”

    贺老太太冷笑:“那日堂上你没听到么,闫举人说是因着沈源悔婚才报复沈家?明日沈家分宗,各房能饶了四房?四房都快家徒四壁了,拿什么去还各房?这种时候还硬是不肯收贺家还回来的织厂是什么意思?沈家,热闹还在后头。”

    老太太低下头,一点点揉着佛珠。沈家乱套了,她贺家才安稳。

    沈家,送走了贺老太太,打发了源大太太,前厅就剩下了沈全、沈瑞、沈瑾三人。

    沈瑞便直言对沈瑾道:“明日开祠堂,只怕源老爷的事情也要说上一说了。”

    沈瑾叹了口气道:“我也想到这处了。不瞒你,我方才去书房说了,想着别老爷明日才知道,再闹将起来。结果老爷发了好一顿脾气,恐怕明日……明日……”

    沈瑞却不提沈源,反问道:“若是要与那几房赔银,瑾大哥待如何?”

    沈瑾满面羞惭,道:“家里还有田庄……想来分宗后四房也能分些族产,也能抵上一二。”他是刚刚说完好男不吃分家饭的,却是不得不拿自己那份嫡母嫁妆来填窟窿。

    沈瑞也不评价,只道:“贺老太太方才拖到大门口才上马车,只怕她今日来四房之事转眼全族人都会知晓,明日宗祠少不得有族人会借题发难,瑾大哥可有防备?”

    沈瑾呆了一呆,却是之前没想到这点,不由恼恨,老而不死是为贼!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贺家!”

    沈瑞正色道:“瑾大哥仕途正好,与族人发生冲突,就是给御史送把柄去。因此,此事还是当由源老爷撕掳开去。”

    “老爷如何肯……”沈瑾摇头苦笑道。

    沈瑞只笑笑,“就看瑾大哥怎么同源老爷说了。事涉这么大一笔银子,源老爷也会慎重。难不成,源老爷也是乐意这银子左手拿回来右手就还与族人的?”

    沈瑾一呆,随后失笑,摇头自语道:“到底是二弟聪慧。”

    沈瑞已经是把话点透,便也不多言了,至于锁祠堂这事儿,他也是不能提的。

    沈瑞、沈全告辞离去。

    沈瑾寻思半晌,先起身去后院求见源大太太,把明日分宗以及会族审沈源、罚银等事一口气说了。

    事情太大,源大太太一时反应不过来,目瞪口呆,“这……这……”半晌没接上话。

    沈瑾也没空等她想通,就起身长身一揖郑重道:“太太今日在贺老太太面前维护沈家,儿子感念在心,日后这家里还要太太费心操持,儿子必竭尽所能,不让老爷太太日子艰难。”说罢就行礼告退。

    源大太太依旧傻愣愣的坐在原处,许久回不过神来。

    那边书房里,沈源早就骂得累了,能砸的也砸个稀碎。见沈瑾去而复返,有心再丢个东西去打他,却是满屋子狼藉,实没有能丢的东西了。

    “小畜生,别站这里惹老子生气,快滚!”沈源就是放着狠话也是有气无力。

    沈瑾垂下眼睑,语气平平,把贺老太太登门他又拒绝了贺老太太的话说了。

    沈源就是再没气力也挣扎着起来,嘶声吼道:“我******打死你这小畜生!那是二十万两!二十万两!!”

    这是真扑了过来,伸手就去够沈瑾的脖子,二十万两啊,沈源想活活掐死沈瑾这败家崽子。

    沈瑾连连避开,冷冷道:“老爷莫非忘了儿子之前说的,族里怕是要罚银的,这会儿各房巴不得咱们赶紧收回贺家织厂多点儿家产呢,他们好都要了去。老爷准备白担个与贺家和解的虚名,却为人做嫁?”

    沈源满脑子银子,完全听不进去。

    沈瑾伸手架住沈源的胳膊,抬高了声音重复了两遍,沈源这才慢慢清醒过来。

    沈瑾盯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缓缓道:“老爷想清楚,族规之罚是不躲不过的,老爷强辩也无用,得罪了族人,儿子前程也不用指望了,老爷若想以后四房不容于族人,只能避去乡间度日,那就明天祠堂大闹一番。”

    沈源啐了一口,沙哑着嗓子道:“老子不是被吓大的。”

    沈瑾道:“老爷也是做过官的人,且好好想想吧。若是四房认罚,还能落个好名声,左不过家里也没几个银子了,都罚了去又能怎样。待他日贺家入罪,骗了咱们的东西总要判还回来,族里总不会因为现下跟咱们要少了再要一回吧?”

    沈源脑子转了转,眼睛也亮了起来,却仍摆老子的谱,冷哼一声,并不接话。

    沈瑾瞧着他脸色好转过来,讥讽一笑,果然只要提银子,沈源就会服帖。

    “老爷好好歇着吧,想想明日如何应对。”沈瑾再不想多呆一刻,转身离去。

    天色渐暗,各种传言也在松江人家蔓延开来,不知多少人秉烛夜谈,说着明日沈家分宗大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