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人心不足(五)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七十二章 人心不足(五)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门口“呼啦啦”涌进一堆人,除了“求实班”的四个秀才,就是“chun耕”班的一堆小萝卜头。

    这些小萝卜头里,几个年纪稍大的还罢,瞧见情形不对,可没弄清楚究竟,还没人说话。年纪小的这些可忍不住了,这个喊“哥哥”,那个叫“叔叔”,窜到屋子里,各家找各家。

    大家都在一个院子里,这边打架的动静又大,可前因后果大家还糊涂着。

    只是放眼望过去,情形看着最吓人的不是沈,也不是眼角乌青的沈琴,而是嘴巴下巴上都血淋淋的沈宝。

    “哇四哥流血了,四哥要死了四哥要死了”一个八、九岁大的小胖子,长得与沈宝有几分相似,看着沈宝的模样,一下子骇得哭了起来。

    又有两个年纪更小些的,围在沈琴跟前,也哭了起来:“呜呜,琴二叔,琴二叔……”

    “chun耕”班的蒙童,从六岁到十二、三岁不等,年岁大些凑到各房兄长叔叔面前低声探问,年岁小的那些,被前面的几个孩子带的,也跟着嚎哭了起来。

    “呜呜”

    “哇哇……”

    屋子里立时乱糟糟,小的都被带哭了,年岁大的也不好于站着,上前哄的,劝的,骂的,各房兄长叔叔们都有不同做派。

    沈瑞听着这“哥哥”、“弟弟”、“叔叔”、“侄儿”称呼混做一团,算是明白什么叫子孙繁茂。而且压根不用人组织,这些人自动以房头为单位汇集。

    即便是同姓族亲,遇到事情,也是远近亲疏立现。对比之下,可是四房血脉单薄,数代单传,连个近支堂亲都没有。从自己这辈论起,与沈家族人多出服,血脉已远。

    董举人原本因这些孩子的嚎叫,心火正恼,刚想要开口呵斥,便听到沈珠开口问道:“先生,这到底是怎了?因何缘故,闹成这般?”

    是啊,这到底是怎了?

    董举人直觉得一盆冷水泼下来,立时熄了心头火,清醒过来。这事情怎么开口,难道能说是自己无故让沈瑞移座位,引得众人质疑引发的混乱?这事情……真要论起来,自己确实有不当之处。

    可就是自己不说,又哪里是瞒得住的?董举人的视线从众人面上滑过,宗房、四房、六房、七房、八房都在内,又有同族子弟武斗,这事根本压不住。

    董举人脸上冷汗都下来,以他的身份即便无心仕途也可以做个太平乡绅,之所以愿意出山主持沈家族学,一是有岳家沈家三房的请托,二则是想要拉近与沈家各房关系,为儿子增份助力。

    董家虽也是书香门第,可家道中落,能有现下的转机,也是他娶了沈家女得了岳家助力。就是他儿子选官,走的也是沈家门路。自己真是老糊涂,忘了自己主持沈家族学的本意。

    董举人后悔莫及,他这里说不出口,“夏耘”班这些人却无人会为他隐瞒,早已对着自己这房的弟弟、堂弟与侄子、堂侄子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这些“chun耕”班子弟,到底年纪尚幼,对于先生夫子有着天然的畏惧,即便心中腹诽不已,也没人敢冲着董举人翻白眼,都是带了怒色看沈。

    一个族谱都不记名的旁枝血脉,竟敢挑衅宗房嫡支,又对七房、八房嫡子动手,还真是好大狗胆。

    有句老话叫“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沈虽到不了那个境况,可也被众人看的羞恼。不管旁人如何,他自己又如何能感觉不到沈珏、沈环等人拉了偏架,否则的话以沈琴的小身板,如何能打到他。现在不单单下巴上火烧火燎,肚子里也一阵阵生疼,疼得他身上冒出冷汗。

    沈心中恨极,瞪着沈珏道:“要是你敢直接与我动手,我还服了你,只敢下黑手的小人,装甚好人?”

    沈珏挺身道:“怎哩?我拉架还拉出错来,难道就任由你们动手,将好好课堂搅合的乱七八糟?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有甚话不能好好说,得动手哩?”

    “你为甚总针对珏哥,我也拉架哩?”站在沈珏身边的沈环道。

    两个木字辈的也不甘落后,道:“就是哩,就是哩,我们也拉架。君子动手不动口,二叔的口气也不好,讥讽琴二叔、宝四叔是狗腿子,琴二叔不过回了一句嘴,怎就动手了?动手非君子。”

    几人这一说话,原本对事态不甚熟悉的几个秀才也听出来,这边是打架了,拉架的有刚才开口的几人,动手打人的是沈,挨打的不必说,沈全脸上血迹尤在,沈琴眼角乌青,眼睛肿的都要封上。

    沈本就是插班进来,打小又不在族中长大,与同辈族兄弟都不相熟。沈宝、沈琴却不同,七房、八房虽不比其他房头显赫,可向来同进同出,也不是好惹的。就是素来偏着沈的沈珠,此刻望向沈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沈珠本身就是三房嫡支嫡子,即便待人温煦,可也不会混淆嫡庶。沈一个外室子都不如的出妇子孙,竟然敢对沈家嫡支子弟挥拳头,实是太猖獗。这样的人,再抬举也上不了台面,也没必要为他得罪正经的族兄弟。

    这样想着,沈珠便闭上嘴巴旁观。

    沈琰站在门口,看不到沈珠的表情,却能看到董举人的。董举人面色yin沉,眉头紧皱,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沈,不管怎么说,动手都不对,还不快给琴哥、宝哥赔不是”沈琰高声道。

    沈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少年,被这些人怒视,虽是挺着胸脯强撑着,可心里到底是委屈至极。这些人串通一气欺负人,自己虽不该先动手,可除了最初几下打实,剩下一直在挨打。而沈琴这小子又yin险,指望自己肚子上打,自己总不能众目睽睽之下亮了肚皮让大家看伤处。

    最崇敬的兄长出现,不仅不帮自己,还喝令自己向仇人道歉,沈哪里受得住,怒道:“你怕他们,我可不怕什么破族学,求爷爷也不来了”说完话,踹到眼前的桌子,气呼呼地冲了出去。

    竟是这个反应,众人不由愕然。

    爱思量的不免要多想一下,沈为甚这般有底气,不是个没入族谱旁枝庶出么?

    “夏耘”班这些人,都听过沈喊的那一句“二房嫡裔”,方才来不及想什么,现下也都眼珠子乱转。

    看着沈冲出去,沈琰的脚步动了动,又停下,对沈琴、沈宝道:“琴哥,宝哥,沈不该动手,我代他向你们赔不是”说话间,躬身下去。

    沈琴拉着沈宝避开,没有受他的礼。

    沈琴的视线在沈琰身上半旧不新的褂子上转了转,面上从容许多:“夫子是夫子,沈是沈,就算要赔不是,也当时沈来。只是我有些糊涂,沈说自己是‘二房嫡裔,这是怎回事?二房已故老太爷不是只有三位嫡出叔叔,玉字辈只有珞大哥一个?那不知沈这嫡裔,又是从何论起?”

    沈琰闻言,面上一白,强笑道:“沈在浑说,琴哥不必放在心上。”

    沈琴却好奇道:“那夫子与沈真是出自二房?”

    二房除了嫡支一脉迁居京城,听说当年因得罪嫡支,也有不少旁枝庶房过不下去迁往他乡。只是这样的旁枝庶房,子弟就敢称自己为嫡裔?

    还是他们以为,只有自己这一脉都是嫡出,就是嫡血?要知道宗法是嫡长子继承制,除了嫡长一脉,其他不管嫡子、庶子都要分出去,为旁枝、为庶房。

    沈琰的脸色越发白了,半响方点了点头,道:“我与二弟确实是二房子孙。”

    沈琴虽还是糊涂着,可见沈琰面无血色的模样,到底没有再问。

    不管沈多惹人厌,沈琰平素行事尚可,讲课又精心,与他们没有师生名分,却有师生之实。想到这里,沈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方才连连追问很是不厚道。

    沈琰已经转向董举人,作揖道:“先生,都是沈不是,我这就去教训丨他”

    眼前是自己的学生,也是自己看中的未来女婿,董举人不好迁怒到他身上,便摆摆手道:“去去”

    沈琰转身去了,董举人望着眼前的学生们,即便无人职责他,可到底有不当在前,莫名地心虚,只觉得众人的目光中有指责、有轻视。

    董举人心中叹了一口气,一下子像是老了好几岁,望向沈瑞,便见他满脸无辜地站在那里;又望向旁边神情恍惚的董双,道:“董双,收拾东西出去,以后不用再来学堂了”

    董双颤悠悠站起身,脸色雪白,哽咽道:“喏”

    呀呀呸的,怎么转到这里了,董先生这“神来之笔”立时惊落一地眼球。

    即便之前对于董举人偏着董双的行为腹诽不已的学子,见了董双这如丧考妣模样,心里都跟着不安起来。

    被驱逐出学堂,可不是小事。董双又不是沈家各房嫡支子弟,家里富裕可以聘西席,瞧着他素穿戴就是寻常人家出来的,这退学可不是小事,关于前程际遇。

    沈家众子弟没反应过来,郭胜一惊过后,眼见事情要成定局,忙开口道:“先生,这打架的不是董小弟,还手的也不是董小弟,作甚要驱董小弟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