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有女怀春(四)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九十二章 有女怀春(四)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大家本看得提心吊胆,偏生刀山上那壮汉,时而挥臂,时而蹬腿,看的大家惊呼声不断。

    董双早就移开眼,不敢再看;沈珏却看的目不转睛,直待那壮汉双脚落了实地,四周喝彩声不断,方赞叹道:“真乃绝技也。”

    早有杂技板子的小童端着铜盘讨赏,看客有的大方的丢几枚铜钱,有的则是立时散了。

    沈珏兴致正好,手上也大方,便从荷包里掏出块碎银子撂在铜盘上。

    这块碎银子即便不大,也有六、七钱,那壮汉见了,便过来执礼,口称:“谢小官人赏。”

    沈珏见他依旧没加衣裳,光脚着地,不畏寒暑,半**的胸膛都是腱子肉,眼中立时炙热,道:“壮士,你这不畏刀刃的功夫是家传的,还是外头学的,收徒弟么?”

    那壮汉闻言一愣,随即打量沈珏两眼,道:“小官人说笑,这不是功夫,是混饭吃的技艺,只是看着花哨。”

    沈珏尤不死心道:“刚才不是有人不信,去碰了刀刃了么?手指头都割出血了。都是开刃锋刀,你爬上爬下,分毫不伤,不是功夫是甚?”

    壮汉哭笑不得,看着沈珏富家子弟装扮,又cāo着本地口音,不敢平白得罪他,便道:“这技义虽不是家传,可因是养家糊口的东西,不收行外人做徒弟,还请小官人见谅。”

    沈珏一听,也是这个道理,便觉得兴致阑珊,招呼沈瑞、董双两个离开。

    见沈珏闷闷不乐的模样,沈瑞心中一动,道:“你真想要学功夫?”

    沈珏垂头丧气道:“那是自然,我才不要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呆”

    “好好的,怎么想起这个?”沈瑞不解道。

    沈家毕竟是书香传家,即便族学里有校场给子弟们习武的地方,可现下并没有人重视。

    沈珏扬着下巴道:“又不是一辈子在家里,往后倒了外头,碰到不对脾气的,一言不合动起手来,总要有还手之力方好。”说到这里,小声道:“就拿前些日子的打斗来说,要是琴二哥有功夫,一下子就将沈撂倒;要是沈身上有功夫,也不会挨了黑手。又不是人人都肯讲道理,该挥拳头的时候还是当挥拳头。”

    沈珏并不是任性性子,可沈瑞还是忍不住道:“要是手上没功夫,说不得遇到什么不顺心事就忍忍过去;待手上有功夫,多了依仗,没了顾忌,就容易闯出祸来。”

    沈珏翻了个白眼道:“照瑞哥这样说,刀是凶器,人人都不该cāo刀哩可这刀只有在凶徒手中才是凶器,在厨子手中就是菜刀功夫傍身,是多了依仗不假,可怎么好说就是欺负人的?难道就不能是自保用?功夫本无对错之分,分的是使功夫的人。”

    听了这一番话,沈瑞心中暗暗纳罕,沈珏平素看的任性娇气,可心智倒是要比一般人成熟,或许是因在老太爷身边长大的缘故。

    “珏哥忘了?我这里有一套拳,前两年你去禅院看我时,正碰上我耍拳,你还曾笑过我。那套拳打斗如何,我没试过,不过强身健体没问题。我因是不足月落地,早年身体弱,三年前还病重过,就是一直坚持练这套拳法,身体才结实了。要是珏哥有兴趣,改日我教你。”沈瑞道。

    眼前这小小少年,这几年视他为手足,没少照顾他。即便小孩子之间的照顾,有时候只是几句安慰话,有时候只是一份点心吃食,可其中真挚沈瑞能感觉得到,也想要回报一二。

    沈珏还没回话,董双在旁听了这段话,却是难掩激动。他盯着沈瑞的脸,将殷切二字就刻在眼睛里,强忍下方没有开口。

    沈珏摸着下巴道:“瑞哥说的,就是耍起来跟古人提过的五禽戏差不多的那套兽拳?”

    沈瑞无奈道:“不是兽拳,此拳法名为形意拳,是拟五地兽、五禽鸟、一爬虫、一海生为十二形,加上五行拳为基本拳法。真要练好了,好处当不只是强身健体。”

    沈珏双眼烁烁,不过又犹豫道:“这功夫岂能随便传授给人?这是六族兄交你的?你别一时不知轻重,坏了什么规矩,落下不是倒不好。要不你先写封信去问问六族兄,看是不是犯不犯忌讳?”

    沈瑞笑道:“不是从六族兄那里学的,是从客居在西林禅院的一位先生那里学的,当年那先生说过这本是一套养生功夫,并不禁传授与人。”

    沈珏还没说话,旁边董双已经忍不住欢呼出声:“真的?那小弟能学么?”

    沈瑞与沈珏齐刷刷看向董双,沈珏好奇道:“你不是恨不得时时抱着四书么?怎还有功夫要学习功夫?”

    董双面上露出几分感伤,长吁了口气,道:“舍妹亦是不足月而生,自幼身体孱弱,这些年调补不停,也比寻常人体弱许多……家母为此,一直忧心不已……”说到这里,满是殷切地看着沈瑞道:“虽是冒昧相请,可还是望沈兄能成全小弟……”话音未落,已是做了个长揖。

    董双早年失父,上头一个寡母,下边一个妹子。难为他如此动容,这个时候家里有个病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能说倾家荡产也差不多。可让一个寡妇娘,放弃自己的亲骨肉,让董双放弃自己的同胞手足,那也不可能,只能继续拖累着。怪不得他听了沈瑞的话,如此急迫。

    三人本在广场便一树下说话,董双这一动作,引得不少人侧目。

    沈瑞忙扶了董双胳膊,道:“董小弟快起,多大点儿事,无需如此。若是你真想要学,以后便……”本想让董双去族学,想到他是被董举人撵出来的,再去族学怕是尴尬,便改口道:“以后便挑个日子来我家里。这套拳法并不繁杂,你又有过目不忘之才,分做两三回,也该记得差不多。”

    董双见沈瑞慷慨,激动的红了眼圈,颤声道:“沈兄高义,弟铭感五内,异日若兄有所请,小弟必赴汤蹈火以报大恩。”

    沈珏摆摆手道:“与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董小弟勿要放在心上。若是觉得不安,就算我借了董小弟笔记的回礼。

    董双满脸感激,还要再说,沈珏已经听不下去,插嘴道:“行了,行了,不就是学瑞哥一套拳,唧唧歪歪的不爽快眼下是不是应该先排排行次?不管怎说,瑞哥是先提要教我的,我就做个大师兄,董小弟只能做小二了”

    董双听了,原本肃穆的神色倒是添了笑意,看了沈瑞一眼,道:“要是排了行次,那要不要喊师父?”

    沈珏闻言,面露纠结,看着沈瑞半响,方道:“瑞哥,形意拳是甚流派?你传授给我们算什么哩?用不用代师收徒,?总不能真让我同董小弟拜在你门下做徒弟”

    沈瑞不禁失笑:“珏哥是话本子看多了?我又不是游侠儿,也不开宗立派,要这师徒名分作甚?虽说这套拳法并不为世人所知,不过倒也有渊源,听说是尊岳武穆为始祖。”

    沈珏听了,一下子跳了起来,抓着沈瑞的肩膀高声道:“什么?始祖是岳武穆?你怎么不早说我要是知道,头两年就跟着你学了岳武穆留下的拳法,哪会只有健身强体的功效,说不得……”

    话没说完,便听到旁边“噗嗤”一声,有人笑出声来。

    沈珏住了话音,往旁边看去,便见素衣老妇携了一童儿站在几步外,笑出声的正是那玉面小童。

    见小童面上讥笑未消,沈珏挑眉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还用人教你么?”

    不待那小童还嘴,那老妇便开口,带了歉意道:“是老身这外甥不对,不懂规矩,扰了小官人说话,还请小官人恕罪。”说着,便吩咐那小童赔罪。

    那小童面带不甘道:“我又没说什么……只听谁说岳武穆留下过岳家拳、岳家枪,谁听过什么形意拳?本不是守规矩的,还好意思提规矩……”后一句声音低不可闻,众人中只沈瑞影影绰绰地听个大概,心中立时不喜。

    这小童不过八、九岁,没有小孩子的童真可爱,而是带了骄娇二气,一看就是被长辈宠溺大的熊孩子。沈珏方才不过说话声音大了些,哪里就扯到规矩不规矩上?

    沈珏横眉竖目,看着小童道:“你才几岁?能有几分见识?就如此武断莫非你不晓得的,就都不是真的?”

    那小童不服气,还要再辩,被那老妇轻哼一声,吓得止了话音,低着头老实道:“是我失礼了。”

    这小童唇红齿白、粉雕玉琢模样,方才牙尖嘴利讨人不喜,这一老实下来,也透着几分乖巧可爱。

    沈珏摸了摸鼻子,面上讪讪,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同一个毛孩子计较半天,就有些不好意思。

    老妇人见状,莞尔一笑,看了旁边站在的沈瑞、董双一眼,道:“不再扰几位小官人闲话,老身这里先告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