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象更新(五)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万象更新(五)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沈宅,客院。

    沈珠拿着书,坐在小书房里,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沈珏被宗房大哥接走了,沈全被五房大哥接走了,三房也有人在京中,却是连侍郎府的门都没登过,自然也不会如那两家一般早得了消息,来接他离开去过除夕。

    倒不是他真的想要离开,而是莫名地觉得难堪起来。

    从大老爷待沈理、沈械等人的态度看,俨然相熟,可为何松江那边却一直没得消息,只当二房依旧疏远本家。

    想到这里,沈珠不由冷笑。

    看来是宗房、五房与沈理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了同二房的亲近,不过是怕别的族人也同二房亲近,得了二房青睐去。

    五房兄弟看着倒是无心参合过继之事,他们兄弟都是同母所出,家境又殷实,两个哥哥又争气,同二房本就有关系,即便不借嗣子的光,照样与二房亲近往来,嗣子不嗣子的自是不重要了。

    宗房那里,沈珏走的也于脆利索。

    倒是沈瑞,莫名地又出来个在京城的老师来。

    还有沈宝,午饭被三老爷带去了三房,也不知回来没有……想到这里,沈珠有些坐不住。

    他便从小书房出来,穿过前院,到了西跨院客房。

    沈琴正百无聊赖地发呆,见着沈珠,忙站起身来。

    沈珠四下望了望道:“宝哥还没回来,这去了可有一、两个时辰了……”

    “可不是么?定是乐不思蜀了。”沈琴怏怏地说道。

    族兄弟两个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可三老爷并不知晓,只叫了沈宝一个过去,沈琴也不好硬跟着过去。

    沈珠面露担忧道:“宝哥沉迷书画不是坏事,可润三叔身体不好,宝哥这样不周全,润三叔不会说什么,说不得要引得三婶娘不痛快。”

    沈琴点头附和道:“就是,我也这般担心。到底不是自己家了,要是做了‘恶客,,被人厌烦可不好。”

    沈珠见他只说话,却不提开口去找人的事,皱眉微皱,随即道:“要不,咱们去接宝哥回来?”

    沈琴却摇头道:“还是再等等,到底咱们初来,各处不熟,随便走动也失礼……”

    话音未落,见听到院子里有动静,随即进来一个婢子道:“琴少爷,三太太打发那边的青荷姐姐来传话。”

    沈琴闻言,虽不知青荷到底是哪个,可能被婢子们恭恭敬敬叫姐姐的,肯定是三太太身边得意人,也不敢怠慢,忙道:“快请进来。”

    这婢子应声下去,随即就带了一美婢过来。

    这婢子不过十四、五岁,体态婀娜,容颜秀美,身上穿着绫罗,对沈琴笑吟吟道:“婢子奉我们太太之命,过来请琴少爷过去。”

    沈琴闻言,不由微怔,迟疑道:“三婶娘那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这都是要饭时了,三老爷那边不放沈宝回来不说,三太太怎么又将自己提溜过去。

    青荷笑吟吟道:“是我们太太要留宝少爷飧食,想到琴少爷这边一个人也无趣,便打发婢子来请琴少爷过去。”

    长辈传召,自是没有不去的道理,只是沈珠还在这里……沈琴有些想要问一句,三太太可否还请了沈珠、沈琳,又怕没有的话让沈珠下不来台。

    沈珠却是知趣,起身道:“琴哥快去,勿要要润三叔、三婶娘久等,我回去看看琳哥……”

    沈琴见他并无恼色,便点了点头,随着青荷去了三房。

    三房后院上房稍间,已经摆了炕桌。三老爷坐在炕上,旁边坐在沈宝,叔侄两个正头碰头地说什么。三太太笑眯眯地坐在炕桌另一侧,听丈夫与沈宝说话。

    沈琴随着青荷进来,视线自然就寻沈宝。

    沈宝身上已经不是中午那身装扮,已经换了簇新青妆花斗牛绒衣。

    沈琴虽没有绒衣,家中母亲却有一件,这种衣服看着不显臃肿,却又暖和,最适合做秋冬衣裳。一匹寻常不带细花纹的丝绒料子,都要三、四两银子,更不要说沈宝身上穿着这妆花斗牛纹。

    沈宝见沈琴进来,起身要下炕,被三老爷按住。

    “琴哥,你也来炕上坐。”三老爷招呼沈琴上前。

    “润三叔,三婶娘。”沈琴见先了三老妇夫妇,方挨着炕边坐了。

    方才沈琴进来留意沈宝衣裳,三太太看在眼中,便笑着道:“你们大伯母虽吩咐人与你们准备新衣,可到底仓促,年前每人能轮个一两件就差不多。你们在南边常穿的衣服,到了北边未必合意。婶娘就多事,寻了你三叔未上身的衣服使人改了几件给你们兄弟。不仅宝哥有,琴哥也有。琴哥要是不要,就是嫌弃你三叔、三婶娘了。”说罢,使婢子捧上一件衣裳。

    南边温度虽不如北边酷寒,可南边湿冷,屋子里只有炭盆,家常穿戴衣服都是直毛皮子与丝绵,衣服都是厚实保暖;京城外头虽寒冷,可屋子里都有地龙与火墙,反而温暖如chun,穿不住厚衣裳。

    三太太给沈瑞预备了一箱子的衣服,因晓得他出孝后已经是冬日,冬天衣裳预备得尤其齐全。

    可嗣子之事没议定,众族侄面前,三太太也不好厚此薄彼,就想起这么个主意来。使人连夜将三老爷的衣裳改了几件,打算分送沈家诸子,这样沈瑞的衣服送过去,也就不惹眼。

    长者赐,沈琴自是躬身谢了。

    沈宝虽被三老爷拦着,没有下炕,可依是挪了三老爷下首位置给沈琴。

    沈琴这才留意到,三老爷家常衣裳也是妆花绒儒衫,且款式颇为宽松。怪不得改了后,沈宝那肉墩子似的身子也能穿的。

    再细看三房这上房稍间,看似收拾得简单,可多宝格上摆着宝石花盆景,桌子上立着双面绣炕屏,色色都透出不凡来。

    三太太打扮虽素淡,并未穿金戴银,可头上别的两支珠钗,珠子足有莲子大。就是三太太身边侍婢,都是绫罗上身,收拾得不俗。

    沈琴看着旁边沈宝,不知当不当欢喜。

    或许在二房三小房头中三老爷这房这弱,三老爷自己只是举人功名,三太太的娘家也不过是读书人家,可同沈家七、八房来比,三老爷这里也是强出许多。

    要是沈宝能入嗣三房,终是好事。

    只是唯一的不好,就是三老爷同大老爷、二老爷相比,年纪太轻,谁晓得以后会不会有亲生儿女。若是做嗣子做到一半,下边再添了小兄弟,那可是两面没着落。

    沈宝哪里想到沈琴会想这么多,正是乐呵呵地与三老爷讨论某种书画技法。

    实没想到,三老爷最擅长的竟然是美人图。

    二房三兄弟中,二老爷长得最好,大老爷最有威仪,三老爷反而相貌略寻常些。

    不过从三太太花容绮貌,还有这满屋俏丽侍婢,就晓得三老爷是个好颜色的。只是此好色非彼好色,否则夫妻两也不会如此恩爱,一个侍宠都没有纳。

    三老爷虽爱沈宝之才,可显然看不得沈宝这肉墩墩身材。

    等到婢子上来摆饭,三老爷便吩咐将其中两代素菜都摆在沈宝跟前。

    沈宝看着眼前的芝麻菠菜还有鸡蛋青瓜片,只觉得胃口大开。冬日里青菜少,松江即便比京城好些,也不过是白菘、小油菜之类。

    北上这一路,他们更是发现青菜难觅,一路鸡鸭鱼肉下来,大家早倒了胃口。

    到了京城这两顿,每餐虽也能见得新鲜绿菜,可众目睽睽之下,沈宝也不好往远处夹菜。

    只是如今都摆在自己跟前,沈宝欢喜之余,又有些不安:“谢谢三叔,不用尽放侄儿跟前。”

    三老爷轻哼一声道:“你当我是疼你?我这是要饿你呢。好好的孩子,眉眼也清俊,都被一堆肥肉给掩了。要不然是我眼力好,还真瞧不出你本来模样。”

    沈宝闻言,不由苦了脸:“三叔,侄儿打小就这么胖了……并非饮食之故……”

    三老爷扬眉道:“不管你是怎么胖起来的,眼下都要先瘦下去。以后举业也好,做名士也罢,都不能这般模样。即便你有十分才气,只这憨愚样子出去,旁人也是不认。”

    沈琴在旁,现下好奇:“三叔,宝哥这不是本来模样么?”

    他与沈宝同庚,自打他记事起,沈宝就是这肉圆子模样。

    三老爷面露得色:“只有我这眼力,方能瞧出宝哥瘦下来模样。”说到这里,倒是并不急着抬筷子,吩咐旁边侍婢道:“去书房取了我刚才绘的小像来。”

    婢子应声而去,没一会儿捧了一画卷回来。

    沈宝面露腼腆,三老爷已经打开画卷,给沈琴看。

    三太太也生出几分好奇,探过身来瞧,却是不由怔住。

    “这……这不是二哥么……”沈琴瞪大眼睛,惊诧道。

    这话一说,三老爷不由好奇道:“哥?哪一房的子弟,正同画中人相似么?”

    沈琴方才脱口而出后,便开始后悔。

    不过三老爷既问了,他只能回道:“哪一房都不是……是二房曾伯祖父当年出妇子之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