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天作之合(六)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天作之合(六)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沈玥搬到二房没几日,祝允明也到京。他原本打算与同乡住在苏州会馆,不过在过来拜见时,被徐氏教训丨了一番,还是住进沈家客院。

    自打二房南下,沈宅就冷清下来,徐氏巴不得家里热闹些,族侄都留了,更不要说是亲外甥祝允明。

    早在祝允明没到京前,徐氏就与大老爷提了此事,客院都是早预备好的。

    最高兴的还有三老爷,祝允明之前已经数次进京,与三老爷与相熟。

    现在再加上沈玥,三人说起话来,倒是投机。

    之前大家之前聊的都是丹青字画,如今三老爷有心继续走科举仕途,聊的就是时文、经书这些。

    沈瑞心中对于祝允明虽极为仰慕,可因要上学,早出晚归,见了两次,都是匆匆。加上进京后,历史名人见了一个又一个,状元见了几个了,未来的皇帝也见了,连未来权倾朝野的权阉也见了,不再像去年那样少见多怪。

    一直到腊月十五,书院里正式放年假,沈瑞才得了空。

    祝允明去年冬曾过去松江,与沈瑞也是认识的。

    从徐氏论起来,两人如今是表兄弟,祝允明待沈瑞也亲近几分。又因沈瑞拜在王守仁门下,要走科举仕途,祝允明对于沈瑞的功课也颇为关注。

    待晓得沈瑞已经通读四书,时文也做了两年,如今在京城最著名的chun山读书读书,明年就要应童子试,祝允明感叹道:“后生可畏”

    沈瑞最关心的还是“四大才子”的消息,唐寅那倒霉孩子罢了,仕籍都除了,已经是民籍,没有资格再进行科举考试,那剩下的文征明与徐祯卿呢?文征明记得是科举不顺,一辈子连举人都没熬上,徐祯卿好像是中过进士的,只是不晓得是什么时候。

    “吴中四才子”在南直隶早已名声鹊起,常被人联在一处说起。

    沈瑞问起文、徐二人,也不算冒失。

    等祝允明说了,沈瑞才晓得,徐祯卿参加今年乡试,不过落第,所以都没有进京。至于文征明,则是因岁试没过的缘故,乡试就没有下场。

    文征明比祝允明小十岁,如今年过而立;徐祯卿比祝允明小十九岁,如今才二十出头。两人已经有了秀才功名,即便不是举人,在世人眼中看来,都还年轻。

    倒是祝允明,已经年过不惑,第四次进京应礼部试,因此压力很大。

    客院灯火,都要三更后才熄,天不亮又点起。

    徐氏听闻后,暗暗叹气,并没有去劝,只是叫人买了几筐白蜡,如同九如居书房那样,给客院添了几个烛台。又吩咐人取了人参,每晚客院这里,都送了人参茶。

    沈玥原本作息还寻常,不过后来被祝允明带的,也不好意不勤勉,开始手不释卷。

    等到沈瑞代表二房,送了一圈年礼后,衙门里也开始“封印”。

    腊月二十一,风和日丽,京城的年味越来越重。

    沈瑞早早起了,同玉姐、祝允明一道,随徐氏去了何学士家。

    何家正式嫁女的日子是明日,今日要送嫁妆。

    京城婚嫁奢华,前些日子沈瑞订婚礼,都热闹了一整日,更不要说正经娶亲。官宦人家,常要搭上五日喜棚、七日喜棚的。

    只是何、王两家联姻,与寻常男女做亲还不一样。

    王守仁是“病退”,又是续娶,亲事仓促,不好太热闹。

    何家这里,徐颍之丧了未婚夫,即便这次不算是再嫁,可也不好大张旗鼓

    如此一来,两家都没有宴请外客,请的就都是至亲好友。

    何家本是寒门,宗亲族人少,看起来就越发冷清。

    徐氏虽早早地给外甥女准备了丰厚的添妆礼,可看到门庭冷清模样,心里还是不好受。

    沈瑞随着何泉之、何泰之、祝允明一道,往王家送妆。

    王家这里,因王华门生众多的缘故,倒是比何家要热闹些。只是宾客虽多,正主却迟迟没有露面。

    王守仁之前即是“病退”,如今即便是续娶之喜,出来见客时依旧蜡黄脸,在人前匆匆露了一面,就以身体不好休息去。

    沈瑞昨日来过王家,晓得王守仁真正的身体状况,倒是没有什么担心。何泰之yin沉着脸,眼圈都红了;祝允明跟在何泉之身边,与王门弟子说话,可眼中也难掩忧色。

    他实不明白,为何疼爱女儿的姨母、姨父会给女儿寻这样的亲事,门第是清贵,新郎官也是才子,可这身子骨委实令人担心。

    只是这都要行大礼,他身为亲戚,都觉得糟心,也不想说什么给何家人添堵。

    何泰之却是憋不住话的,待王守仁下去,就将沈瑞拉倒一边,咬牙切齿道:“瑞表哥,你得告诉我实话,王守仁他他到底病的重不重……”

    沈瑞见他这般为姐姐难过,心里也为难。

    王守仁的情况,瞒着外人,却没有瞒着何学士夫妇。否则何学士夫妇即便希望女儿早些嫁人,走出沈珞去世的yin霾,可也不会舍得真的让女儿去做“冲喜新娘”。

    之所以没告诉何泰之,多半也是因他年小藏不住喜怒的缘故。

    沈瑞这一迟疑,何泰之的心就沉了下去,他跺脚道:“我爹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要给姐姐定下这样的亲事……万一……万一……可让姐姐怎么活……不行,我不能让姐姐嫁给这样的人……”

    沈珞坠马而亡,沈二太太大闹的何家,何颍之“命硬克夫”的流言早已传来。如今嫁给了“病秧子”,真要有万一,就是坐实了之前的流言蜚语,吐沫星子都能逼死她。

    沈瑞见他炸毛,忙一把拉住,道:“表弟不要着急,师公昨日还请了太医过来,老师身体无大碍,年后回乡休养两年就好了……”

    何泰之却是不信这个说辞,在他看来昨日还请了太医,那就是没有病愈。

    “不行,我要去寻王侍郎,这门亲事不能就这样结了……”何泰之很是激动,身子晃动,想要挣开沈瑞的手。

    两人本就角落里说话,可何泰之这声量一高,就引得旁人侧目。

    “噤声”沈瑞使劲一攥他胳膊,皱眉低声道:“难道只有你疼表姐,姨母、姨父都不疼……”

    何泰之抬起头,面上带了愤愤:“那是瑞表哥老师,瑞表哥到底算是哪边的?还是在瑞表哥眼中,老师亲近,我们这些表姐、表弟是外一路的……”

    虽说他已经十一岁,可姊弟情深,委屈愤怒之下,眼泪都出来了。

    这熊孩子。

    沈瑞被迁怒了,哭笑不得,想着何泰之这一年来对自己的亲近,便也不忍瞒他,低声道:“老师已经病愈……只是之前在官场上得罪了人,如今在避祸,不敢让人晓得,才露了一面就又回房休息的……”

    何泰之闻言,不由惊愕。

    他瞪了沈瑞半响,方醒过神来,小声道:“真的?”

    沈瑞白了他一眼:“骗你作甚?”

    “怪不得我爹我娘同意冲喜,,大哥也没有反对”何泰之后知后觉道:“好啊,只瞒了我一个,难道我就是信不过的么……”

    他越说越气,望向不远处坐着的何泉之,恨不得要上前理论的模样,到底知晓分寸,晓得不能闹出来,就气呼呼地看着沈瑞埋怨道:“我向来与瑞表哥好,瑞表哥却不提前知会我一声,害我担心了这许久……”

    沈瑞低声道:“是我错了,改日摆酒给表弟请罪。”

    何泰之见他老实认错,倒是不好再迁怒,有些怏怏:“旁人家的喜事办的恁地热闹,姐姐的亲事却这样,受了这些委屈……”

    沈瑞小声安慰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别的我不敢说什么,老师不仅学问好,人品也是顶好的……”说到这里,忍不住附耳小声道:“老师德行堪为君子,不二色……”

    这句话要是说给旁人听,是极有诱惑力的。毕竟如今这个世道,仕宦人家,除了公主下降之外,有几个女子能不与人分丈夫的。

    何泰之只有十一岁,即便读书读的好,可在男女之事上还是懵懵懂懂。

    加上何学士当年是“高娶”,夫妻感情又好,并未置妾室;沈大老爷与徐氏早年虽因求子置过妾室,后来子嗣没求成,也都散了妾。

    至于乡下何家那边的亲戚,倒是有置妾的,不过同灶上婢似的,花钱买人使唤,抬脚就能卖了的。

    因此何泰之对于内宅争斗,便也没有直观认识,只道:“这有什么可说的?不会是有病?”

    沈瑞翻了个白眼道:“反正是难得的人品,你回去说与姨母、表姐说,看她们欢喜不喜欢……”

    能名正言顺地置妾室通房的世代,像王守仁这样的cāo守,堪为“圣人”。更不要说王守仁原配已经去世三年半,他又是壮年。

    何泰之觉得被小瞧了,可也没有与沈瑞再就此事拌嘴。

    不过等到回家后,何泰之就悄悄与小徐氏说了。

    “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你姐姐的福气……”小徐氏听了这个消息,果然很高兴。

    不过待何泰之再去告诉何颍之,何颍之却没有什么反应。

    何泰之见姐姐人前带笑,人后怅然若失,心里只觉得酸酸的。

    虽晓得姐姐心里未必能忘得了青梅竹马的沈珞,可何泰之也晓得“逝者已矣”,便将沈瑞平素里赞王守仁的那些话,说了一遍又一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