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退潮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四十七章退潮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跟着五沟和尚云峥學会了什么是因果,在他的學说里其实没有神佛,说来也可笑,一个整天拜佛的和尚心里居然没有佛的存在,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求佛不如求己,所以他在拜佛,其实也就是在拜自己,怪不得五沟一身的禅學,作为佛门的异类却只能到偏僻的豆沙县来主持白云禅寺。现在想起来,云峥发现,白云寺里的那尊弥勒佛多少有点五沟的影子。

    五沟说善是一种信念,不是一种行为,同理之下,与之对立的恶一定也是一种信念,不是行为。

    所以云峥认为抱着一种善良的信念去作恶,必然会被原谅,因为把五沟的學说套进算學公式里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果。

    “等我做尽了恶事之后,在天罚降临之前立刻放下屠刀,你一定要保证我死后能去极乐世界找些美丽的女阿修罗伺候我,而不是把我弄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求你自己,莫要求我,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无意识中说出了阿修罗,说明你的本心就是阿修罗。

    它们是佛国六道众之一,天龙八部神之一。说它是天神,却没有天神的善行,和鬼蜮有相似之处。说它是鬼蜮,可它具有神的威力神通。说它是人,虽有人的七情六欲,但又具有天神、鬼蜮的威力恶性。因此,它是一种非神、非鬼、非人,界于神、鬼、人之间的怪物。

    他们藏匿于藕孔之中。其果报胜似天而非天,虽有福德,然性憍慢,执着之念强,虽被种种教化,其心不为所动,虽听闻佛法,亦不能证悟。

    我佛慈悲,能让顽石点头,却不能令阿修罗得善果,善哉,善哉!”

    五沟和尚悲伤地走了,云大认为和尚觉得自己无药可救,才伤心离去的,云二却坚持认为,和尚想把云家的酒全部拿走,被自己给阻止了,所以才会悲伤。

    不管了,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走的,云大都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错处,保持兄弟两吃肉的权利才是天大的事情,要不然自己干嘛要这么苦苦的追求。

    承奉郎,不大的官,但是在豆沙县却可以横着走,云大认为自己不是螃蟹没必要横着走,漂亮的官服就压在箱子里面,不准备拿出来。

    可是经不住老族长的百般哀求,他老人家很想摸摸穿着官服的人的脑袋,这几天来的官员多,他不敢这么干,但是现在不同了,云大也是官了,所以他就想摸摸官员的脑袋,如果能踢一脚官员的屁股,就足以告慰列祖列宗了。

    官服穿起来很繁琐,曲领大袖,下裾加横襕,腰间束以革带,头上戴幞头,脚登靴,白色的布袜用两条带子绑在大腿上,腊肉帮着自己穿袜子的时候,云峥觉得自己很像倭国的动作片女演员。

    好不容易按照要求穿好了衣衫,老族长就笑意吟吟的不断摸云峥的脑袋,看到寨子里别的乡亲也是一副很想摸的样子,云大干脆坐在那里让大家摸个够。

    衣服不合身,太大,太肥,穿在身上直咣当,就算是把腰带系上,好像也没有多少改观,这就说明大宋的官员,以肥头大耳者居多。

    云大说要改小一点再穿,被老族长严厉的禁止了,他认为既然衣服是朝廷发的,那么每一片布都代表着贵气,少一片都不成,只能让身体适应衣服,而不能让衣服去适应人的身体,他很希望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云峥耀武扬威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现在,还是太瘦,没一点官员的威武,尤其是云峥纤细的腰肢是最大的败笔。

    第二天一大早老族长就背上褡裢,去后山找姓曹的那个里长办理接交手续,其实用不着这样急迫的去做,老族长却一刻都等不及,让云二帮着自己查了通书,执拗的认为今天就是一个好日子,今天的事情一定要自己办好。

    见到老族长坐着牛车出了门,寨子里的乡亲们就忙碌起来,不忙碌没办法,老家伙嘚瑟归来之后,如果没有看到寨子里人有什么表示的话会生气的。

    老规矩,每家每户又开始准备两道美食,这一回饭菜的质量就很高,每家每户都准备了酒,小桌子在门前摆了长长的一串,就等着老族长回来开宴席。

    日落时分老族长才醉醺醺的回来,睡在牛车上大呼小叫痛快二字,他儿子伺候着擦了一把脸,他就从寨子头一直吃到寨子尾,这顿饭吃的老族长老泪横流,美美的连干三杯酒之后,就倒在地上,再也唤不醒。

    云峥吃了一圈酒菜,就回到屋子里隔着窗户看外面热闹的人群,这样的聚会他很喜欢,就算好些人家的饭菜不合口味,他还是很喜欢,心里暖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装满了胸口,非常的踏实,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家里的包子总是不够吃,不管腊肉和憨牛蒸出多少包子出来还是不够的,总有流着口水的食客仰着头等着包子蒸熟。

    进云家就像进自己家一样方便,自己从碗柜里拿盘子,自己从筷子篓里拿筷子,只有两个带兰花的盘子和两双漂亮的象牙筷子没人拿,就算是最喜欢沾小便宜的苍耳老婆也不会多看一眼,大家都知道,云大,云二,从来不让别人碰自己的碗筷。

    以前喜欢占小便宜,都是贫穷闹得,这和品质无关,生存的压力让他们不得不用尽一切办法来节省自家的吃食,所以,占便宜的事情,也就不可避免,现在,不用考虑今晚的晚饭在哪,整个人都会变得正直,高大,古人说仓禀实而后知礼仪这句话是对的。

    豆沙寨子里不再有人吃糙米了,都是精细的白米,还有好多的人家跟腊肉學着怎么样将白米磨成米浆,然后在硕大的平盘里摊成米粉吃。

    云大,云二坐在屋子里计算自家的家当,这些数字已经不是腊肉能够结算清楚的,云二不断地报数,云大的手在算盘上不断地拨动,就这样,还是整整用了一个时辰才清理出来。

    交子六千四百贯,银一千一百四十五两,金锭六十两,金沙三百余两,至于铜钱,腊肉已经在坛子里存了七八坛子,到了现在云峥才觉得自己好歹有了些积蓄。

    在衣服里缝碎银子,这是云家的传统,所以不管是云峥还是云二,或者是腊肉,憨牛,衣角这些隐秘的地方,都有一些薄薄的银片,云大,云二的衣服里甚至会有一些金叶子,云大吃够了没钱的苦楚,所以决不允许云家的人出门没钱。

    家财十万贯,就该骑鹤下扬州,云家去不了扬州,就只好下成都,房产早下手这是云峥在上辈子就有的经验教训,所以,梁先生早早的就给云家弄到了一套三进的院子,不算很大,但是非常的别致,花娘过去之后,就会先住到那里,听梁琪说,那里的丫鬟仆役都是配置好的,家里的家什也一样不缺,过去了就能入住。

    家里放这么多的钱财并不合适,所以明天就需要把这些钱和梁家换成交子,用几辆车拉着钱满世界的跑,这根本就是在告诉别人来杀你。

    云家现在仓禀比较足,所以也就到了识礼仪的时候了,云二不能再光着屁股满寨子跑了,腊肉也不能穿着一身麻布衣服在前面弄一个很大的口袋装云二的玩具和吃食了,至于憨牛,天生就是干打手的料,听说最近跟笑林學了两手散手,怎么样也需要一把好刀和一身劲装。至于云峥自己,觉得一身青色的棉袍就很好,用不着再换了。

    山寨又慢慢地回归了往日的悠闲,淅淅沥沥的冬雨也开始落下来了,青色的冷雾再一次弥漫在如画的寨子里,今年很好。没有寒号鸟的存在,只有忙着做家具的瘸子搓搓手,跺跺脚,咒骂两声该死的天气。

    赖八在大雪封山之前走了一趟藏区,回来后告诉云峥,雄鹰部确实已经完蛋了,但是真正占到便宜的不是黑水部和花嘛部,而是一个新兴的部族叫做天马部,其实这个部族就是莫达们建立的,草原上的莫达们全部聚集在雄鹰部的地盘上,开始脱离强盗的生活,开始自己的部族生涯,这一次莫达们对着雪山神发誓,绝不损害,也绝不劫掠商队,只要汉家的商人公平交易,他们就允许汉家的商人带走自己的财富。

    “有人知道雄鹰部的灭亡是我们暗地里操作的吗?”这是云峥最担心的问题,虽然朝廷已经在元山屯住了兵马,但是那五百名兵丁,实在是不足以成为豆沙县的屏藩。

    “不知道,莫达杀光了雄鹰部的头人和为首的武士,只留下底层的牧民和妇女孩子,雄鹰王的三个儿子全部被马拖死在草原上。

    因为我们不愿意出卖雄鹰王,莫达们对我们的举动很满意,认为这样的朋友才能长期做下去,他们说如果我们能用铁器交换战马,他们会非常的愿意,保证能给一个能让大家都接受的价格,我说需要去和主人商量,他们说,可以等我们到明年开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