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父母心,古今同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六十二章父母心,古今同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老廖掏出一把铜子递了过去说:“老人家,这里有一点钱,您拿上,不远的地方就有吃饭的地方,春寒料峭的,吃一碗汤面暖暖身子。刚才叫的是一只小狗,不咬人。”

    老妇人没有接钱,而是带着小姑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泣着说:“老妇人不要钱,老妇人只求官人赏给老妇人三条性命!”

    老廖疑惑的说:“您是你是走错门了?云家刚刚搬过来,除了前几日有泼皮上门骚扰,被官府拿走了,云家从未和人起过争执,赏命只说从何说起?”

    “浩哥儿就是我哥哥,被你家主人陷害,现在已经押到大牢里了,秋后就要问斩,你还说和你家没关系?”小姑娘从母亲的怀里挣脱出来,流着眼泪大声的向老廖喊叫。

    “你说的是哪个泼皮啊!”听到小姑娘说道浩哥,老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自从自己遭难之后,他就对强盗泼皮恨之入骨。

    “他是一个坐地分赃的大盗,当日里他可是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帮助了悍匪刘大巴,拿他的也是成都府的捕快,与我家何干。再说了,他既然是泼皮,整日里招摇过市,欺压良善,世间少一个这样的恶贼,就能清宁一分。”

    “我哥哥不是大盗,我哥哥不是泼皮!”

    “不是?当日里我家主人正在惩罚一个拐卖幼童的恶贼,人人都拍手称快,是你哥哥出来喊住手的,还说他兄弟的事情他一肩挑了,还想对我家主人动武,这分明就是一个大泼皮!知不知道那个恶贼把幼童拐去做什么?男的卖给人家当娈童,女的卖给青楼,还有的会把人家孩子的手脚打断。当街乞讨,最过份的就是把孩子放在坛子里养,生生的把人弄成畸形。高价卖给那些走江湖卖艺的当成奇观赚钱,这样的狗贼。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他只被我家主人废了两条腿,哪里不对了?你哥哥的手下有这样的恶贼,就算是被砍头也不为过。”

    小姑娘张口结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背后会有如此凄惨的事情,看这个人满脸的激愤,不像是在胡说八道。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放声大哭。

    老妇人哆嗦着身子绝望的低声说“作孽啊,作孽啊,早就告诉他不要和那些人搅合在一起。他就是不听,人家喊他一身浩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什么要的恶事都敢往自己身上揽啊,闺女。我们回去,他是罪有应得,就算是救出来也会迟早没命。”

    小姑娘不愿意走,老妇人却拖着她转身离去,走得非常的干脆利索。

    “都说家有良母。子不招祸,家有贤妻,阖家安宁,浩哥儿虽有良母自己不肖,确实怨不得旁人,也罢,杀了浩哥,等于斩你全家,我去试试,能不能将他从牢狱里捞出来,想来一顿皮肉之苦恐怕是没办法避免的。”

    云峥背着手握着一卷书从院子里走出来,瞅着正在撕扯的母女两缓缓的说。

    那个女孩猛地挣脱母亲的手,跪倒在云峥的面前说:“只要你能把我大哥救出来,我做牛做马,为奴为婢报答你。”

    老妇人厉声喝道:“住嘴!你哥哥自招祸患,为了这个逆子,不能搭上你一辈子,你如果再敢说这样的话,我立刻就碰死在这里。”

    听了老妇人的话,小姑娘又跑回母亲身边哀哀地哭泣,云峥则很想破口大骂,这个死老太婆,舍不得自己的闺女,打算拿自己的老命威胁自己,什么叫立刻碰死在这里,就不能回家再上吊吗?再说了,自己什么时候要你闺女了?十三四岁的丫头,前世当老师的时候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到头就大一圈,很稀罕吗?

    都是自找的麻烦,主要是受不了老妇人和小姑娘的哀求,当老师当习惯了,见多了那些调皮甚至道德败坏的小子,一旦学校准备开除的时候,立刻就会有家长钻出来祈求再给一次机会,看看那些学生犯得事情,能把你活活的气死,可是又受不了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家长苦苦的几乎是不要颜面的哀求,只好一次又一次的给机会,这一次也不例外。

    “少爷,很麻烦的!那些人想要功劳,您不好说话!”老廖在一边小声的说。

    “一纸入公门九牛拽不回?老廖,你高看这些人了,只要是公门里的事情其实都是能商量的,这是一个人治的社会,你请这母女去门房坐坐,我去牢里去看看情况。”

    说着话,猴子就牵着两匹马走了过来,云峥把书收到怀里,跨上战马,在猴子的带领下冒着小雨就向成都城奔去。

    成都南门外是锦江,锦江到武侯祠一带是锦官城,其西是车官城。这些地方织锦造车,属工业区,不适合居住。云家在更远一些的河边,过了武侯祠倒是一望无际的田畴,但距城又太远。只有武侯祠东面的浆洗街一带,尽是茂林修竹,小桥流水的田园风光。

    成都府衙(今天的高院)修建的极为高大,两边站着衙役,门禁森严,云峥没打算去见鲁清源,所以就和猴子两人直接去了乘烟观,这里原本是诸葛亮读书台旧址,唐朝章仇兼琼在这里重新修筑了这座道观,如今香火极盛,听花娘说,笑林就在这里。

    乘烟观的旁边就是大牢,猴子很担心自己和云峥能不能进去,但是当他将马匹寄存好之后,回来就看见云峥和牢头谈笑风生,那些节级,官营也非常的和蔼可亲。

    “承奉郎要见重犯,自然可以,只是这家伙到现在依然死咬着不招啊。”

    “三木之下,何求不可得,诸位都是方正人士,不肖使用武周酷吏旧技,所以才有此一问,我家先生当初见到刘大巴的首级之时,虽然怒极,却也未失自家风度,晚辈这次初到成都还没有拜会诸位长辈,到时先惹出来一串丑事,让诸位长辈见笑了。”

    见云峥和这些人坐在公房里谈的愉快,猴子只能垂着手站到云峥的背后,这些人都是去过豆沙寨的人,梁家当时就和这些人搭好了交到,否则,云峥空口白牙的上门谁会理睬你。

    “承奉郎以为咱们在豆沙县还能不能加大一些投入,这样一来产出也会多些。”大牢的官营本身就是梁家的人,只不过不是正房,叫做梁赞,一个极为风趣的人,不长的时间里已经试探了云峥八回了,想要看看有没有独吞豆沙县生意的可能,看样子梁先生在家里的地位也是危机重重啊。

    “不宜过多,绝对不宜过多,草原上的吐蕃人就只有那么多,商业上讲究一个平衡,我们如果进行掠夺式的开发短期自然能够赚到很多的钱财,可惜到了后面,就会变得无力,而交换马匹这件事,您也是知道的,这是府尊亲自看管的交易,所以不敢出岔子。”

    梁赞点点头,在他看来也是如此,铁器交换战马乃是成都府得到战马的重要途径,出了岔子谁的日子都不好,所以只得平息自己心中的野望。

    和官营坐了一会,狱卒就带着云峥去了牢狱,去看看浩哥到底怎么样了。

    成都府的捕快效率确实不错,不但将浩哥抓了进来,当日里那些逃走的花胳膊包括那个双腿已经废掉的胖子,也被抓来了。

    浩哥带着沉重的脚镣,脖子上夹着一个大枷,两只手从两个小洞里探出来,头发披散在头上,满身都鞭痕和淤青,躺在潮湿的稻草上失神的望着那个很小的窗户,看样子很想从那里逃出去。也是啊,家里还有瞎眼的老娘和年幼的妹子,不放心也是在情理之中。

    “死贼囚,有官人来看你了。”狱卒拿水火棍捅了一下发愣的浩哥。

    浩哥一转头就看见云峥坐在一个板凳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陷害我!”浩哥大叫着扑过来,云峥觉得大枷卡在脖子上一定非常的难受,因为浩哥永远都只能保持望天的姿势,铁链子被他扯得哗哗直响。却无论如何都走到云峥的近前。

    “你是泼皮,不陷害你陷害谁?街上走来走去的都是良善之民,陷害他们我也不忍心啊。”这里太臭,云峥拿手帕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

    一句话就让浩哥无言以对,以前说“你陷害我”这句话可以说的声嘶力竭,可以说的光明正大,那都是无辜的百姓说的话,只要把说这句话的人身份换成泼皮,这句摧人肝胆的话立刻就没了感染力,所有的人只会觉得可笑,泼皮最拿手的不就是敲诈勒索和陷害吗?如果喊得更加悲愤一点,就会有强烈的喜剧效果。

    浩哥自己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堂上不止一次的喊过,说过,叫过,可就是没人信,他的那些手下一股脑的承认什么事都是浩哥做的,他们好像,大概,可能,仿佛见过一个很像刘大巴的人和浩哥把酒言欢。

    “你妹子……”

    云峥刚刚说出这三个字,浩哥就彻底的疯了,再也不管脖子上的大枷,也顾不上脚上的铁链子,将牢门撞得咣咣直响,“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看到浩哥的脖子和手腕子已经被刑具卡的鲜血直流,云峥等他骂累了,这才说:“你妹子……”

    这三个字简直就不能提,只要提起来,浩哥就发疯,天知道他对这三个字后面的答案有多恐怖,也不知道他在自己的心里给自己的妹子安排了一条怎样凄惨的故事,这样害怕云峥说出答案。

    ps:

    第二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