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权利的秘密(2200票加更)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五十二章权利的秘密(2200票加更)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野叟这些天就生活在武胜军营地里,看得出来他对武胜军的生活非常的羡慕,不过作为高棉族的圣人,云峥很自然的将这种羡慕归结为老和尚在为zi的族人羡慕。

    洗澡这回事老和尚干的很勤快,一天雷打不动的三遍凉水澡,天冷的时候如此,天热的时候依旧如此,他一年到头只在腰里围一条麻布,精瘦如铁的肌肉似乎能忍耐广南所有的温度,山里面冷的让云峥想穿皮袄的时候,老和尚一脸镇定的赤着脚,光着身子从云峥身边走过,三月的烈日当头的时候,老和尚还是神情安详的坐在太阳底下看书。

    云峥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在大太阳底下看书,那样对眼睛非常的不好,当云峥问起来的时候,老和尚只是高深莫测的指指太阳告诉云峥:“太阳下的智慧!”

    天知道太阳下的智慧会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有一点云峥是一定要问清楚的,这个整天不穿衣服喜欢半裸着的野叟,他身上居然看不见一个被蚊虫叮咬的包,皮肤虽然黝黑,但是却如同缎子一般油光水滑。

    虫子叮咬是森林中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如果老和尚能帮着武胜军解决这个麻烦,云峥不介意多给他一点交趾国的破铜烂铁。

    “苏马来?这是什么东西?”云峥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从发青的植物,mo yang 古怪,气味倒不难闻,不过这不是重点。黄花蒿同样难以下咽,却是治疗疟疾的良药。

    “吃三年就能不怕蚊虫!”野叟伸出三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听了野叟的话之后,云峥基本上就没了再问的兴趣,武胜军那里有三年的时间吃草,不过zi吃了一口,发现这东西不错,吃到嘴里清香可口,当菜吃也不错。

    野叟能感知到远方大海的气息,站在高高的悬崖上三天三夜之后,告诉云峥再有十天。森林里的洪水就会退去。大地就会变干,正是大军可以进入森林的时候。

    森林里有洪水?这个问题云峥不打算和野叟争辩,一个几乎没去过热带雨林的人,和一个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雨林里的人没办法说雨林的常识。

    既然已经可以进雨林了。武胜军最后的准备工作就开始加紧进行。不论朝廷的旨意下不下来。云峥都打算走一遭交趾升龙府。

    其实之前和余靖说的话是实话,武胜军以及蜀中的官府,商贾。都对这次远征充满了渴望,庞大的胃口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侬智高可以填满的。

    苏洵将高棉人对雨林的认识编成了小册子,要求每一个军卒都必须会背,为了不在雨林中迷失,云峥甚至命令部下必须带着笨重的司南。

    虽然说云峥知道怎么快速的辨别方向,比如把一根针烧红之后快速的冷却,再用头发吊起来就能辨别方向,或者把针在nao dai 上蹭几下,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不过这种法子打死云峥都不敢用,稍微出一点偏差死的不是zi一个人,司南虽然很笨重,却非常的精确。

    原本想制造几只真正的指南针,但是广南这地方根本就找不到手艺精湛的匠人。很多时候人类的发明都和战争息息相关,只有战争才会把人送到一个极端的环境里,相对抗这样的环境,就需要很多新的器械,人zi本身拥有的能力还不足以对抗。

    野叟希望云峥能把战象的指挥权交给他们,却被云峥一口回绝,这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战象将是这次背负物资的主要力量,命脉之属云峥不容他人染指。

    野叟有些难过,毕竟高棉人驱赶大象才是行家里手,作为智者他认为云峥这是在做一件并不聪明的事情。

    云峥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下才对野叟道:“您的建议绝对是正确的,我的决定并不理智,如果我只是一个人去森林游玩,您的话语绝对是金玉良言,而我一定会欣然接受。”

    野叟叹口气道:“为何您现在却拒绝了,而且拒绝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那是因为我是将军,将军的思考方式和云峥的思考方式孑然不同,作为将军,我必须对整只军队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而这个控制权根本就不容任何人染指。

    在军队中,我们有时候必须用一些看起来非常蠢的办法,不是将军不知道有更好的选择,而是将军需要稳妥,愚蠢的法子虽然愚笨,但是同样能够到达目的地,在稳妥面前,作为将军必然会放弃先进,除非这种先进拥有压倒yi qie 的力量。

    贤者,您是一个高洁的人,通过我们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您绝对是一位真正的贤者,但是请您记住,在我的军队里我必须控制yi qie 。

    当您的族人日后也拥有军队的时候,也请您牢记这一点,军权绝对不可操控在别人的手中,一旦军权旁落,我相信您的末日就会来临,同时您的那些追随者也会凋零。”

    野叟那双如同婴孩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云峥的道理非常的粗暴,这几乎颠覆了他对人性的认知,云峥似乎在说,只要别人拿到军权就一定会对zi展开清洗,部族的杀戮也就会同时降临,高棉族已经很多年没有过zi的军队了,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云峥的话。

    云峥并不指望野叟会听从zi的话,权力这东西只要拿在手里,就很少有人能经受得住他的诱惑,作为权利中最粗暴的军权,它本身就有摧毁yi qie 的魔力,你根本就不能指望一个手里握着巨锤的人去用别的方式去解决难题,它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一锤子砸烂。

    野叟这位还生活在理想国度里的智者想要明白暴力和权力之间的联系估计很难,fan zheng 云峥看到野叟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在冥想,一条蛇从他的膝盖上攀援而上最后拿信子舔舐他的面颊,他的眼睛都没有丝毫的闪动,只是抬起胳膊,在身体和石头之间搭了一座桥梁,于是那条毒蛇就沿着他胳膊搭建的桥梁游走到石头上,而后就摆摆尾巴钻进了草丛。

    “如果野叟成为一座桥梁如何?”野叟找到云峥问得第一句话就是zi的顿悟所得。

    “过河拆桥的人何其多,权力有自然的排他性,您打算执掌神权,再以zi为桥梁设立一个王权是不是?您打算主导族人的精神世界,让世俗的国王来统治族人,您可以试试,fan zheng 权利的征伐这种事情好像没有解决的办法,说不定您可以走通。”

    云峥正在研究野叟拿来的森林密道的地图,这一次赌注很大,一条道路用来进攻,一条道路用来撤退,想要保证两条道路都可以通行,这就需要非常好的运气,听野叟说过森林里竟然有洪水这么奇葩的事情,道路毁坏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既然在烦恼这件事,所以对野叟的提问就有些敷衍了事。不过野叟似乎得到了启发,或者说他根本就相信zi是正确的,他不是来问云峥zi的想法对不对,而是来告诉云峥zi的决定,瞅着走出帐幕的野叟,云峥摇摇头,或许这个世上的智者都是这幅德行,不撞南墙不回头。可能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

    如果没记错的话,西方的世界如今正在因为神权和王权在大打出手,不知道打出结果来没有,野叟的眼界还需要加强啊。

    崔达给武胜军送来了海量的战争物资,这些物资要zhun que 的安排在大象背上,马背上,以及军卒的背上,这是一门繁浩的工作,好在有苏洵和崔达,他们日夜不休的工作,终于在所谓的森林洪水退去的时候准备完毕。

    乌巢城吹响进军的号角的时候,广源州原野上啃食尸体的野兽纷纷的向四处奔逃,大象的嘶鸣声回荡在四野,武胜军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疲惫的笑林从广源州的边境赶了回来,李日尊的大军已经在凤凰原严阵以待,八万大军将广源州封锁的严严实实,飞鸟难度……

    郎坦跪在云峥的面前讲述zi在京师的遭遇,讲述四位同袍如同猴子一样死在了大宋的大梁门下,战士不是任人观赏的玩物,即使zi战胜了西夏人,他依旧觉得这是zi平生的大耻辱。

    “我的大军将要开始最艰难的征伐,我的大军将要开始大宋五十年来最辉煌的战役,那些人却在将我无畏的勇士当成猴戏,好啊,我们会让他看一场真正的猴戏,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猴戏,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

    我死去的部下不是乞丐,他们的地位和身份不需要别人赏赐,我们会在这场光荣的战争里证明我们的存在,证明大宋的男儿依旧有可以沸腾的热血。

    哈哈,而后?而后这支军队就会消散无踪,他们会如那些人的愿望变成农夫,变成工匠,变成地主,变成一些可有可无的商贾……

    郎坦,我们走吧,到升龙府见证我们的荣光,这是最后的荣光……”(未完待续……)

    ps:第三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