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骄傲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五十七章骄傲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贾逵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战马的奔驰速度让迎面吹过来的风变得狂暴,想要吼一嗓子要部下跟上,话音还没出口就被狂风塞回嗓子眼。

    没打算这么玩命的逃跑,原本逃跑的时间是给自己留足了的,只看到秦王川主寨爆炸之后西夏人的断臂残肢满天飞觉得很过瘾,大家就站在 山坡上多看了一会,结果很麻烦,贾逵想要安闲,没藏讹庞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硝烟尚未散去 ,一队骑兵就恶狠狠的追了出来。

    跑进了小罗门寨,点燃了暗藏的火药就继续逃跑……

    云帅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这时候把命丢在秦王川很不划算。

    贾逵不明白西夏人为何这样不依不饶,这样紧紧地追赶难道就不怕再次中埋伏吗?

    没藏讹庞站在秦王川主寨的废墟上看着一具破烂的尸体惨笑一声,然后就带着大军退出秦王川主寨,隗明守成死于意外!

    该走了,他已经嗅到了极度的危险即将降临的气息,他甚至能听得到云峥发出的狞笑声。张陟完蛋了,这是富弼能够撤退的唯一原因,云峥已经将秦州经营的水泄不通了,现在却敞开了大门请自己进去。没藏讹庞现在陷进了深深地悔恨之中,当初在大夏国内见到云峥第一眼的时候就该将他碎尸万段。

    云峥在秦州布置的陷阱自己只要不进去就没有什么大碍,董毡的大军从青塘大地上消失这件事。他就不能不重视了,不用想,这个年轻的 狼崽子也在打自己的主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小罗门寨也开始爆炸了……

    这样的爆炸声没藏讹庞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眼看着勇猛的大夏武士没有死在真刀真枪之下,而是被这种恐怖的东西像撕纸片一样的撕开,他心中就有一种被火烧的感觉。

    不堪一击说完宋军终于有了和大夏武士相抗衡,云峥的军队甚至能和大夏最勇猛的铁甲骑兵相抗衡最后还能取胜,这样的大宋军队是一支陌生的军队。

    追赶贾逵的是隗明家族的亲卫,这些人已经没有活路了。隗明守成在死亡的那一刻。身为亲卫的他们也死了,这时候他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也不再顾惜自己心爱的战马,短刀子插在马屁股上压榨着战马最后的潜力。一心想要杀死贾逵。唯有这样自己的家人或许能逃过一劫。

    强悍的西夏武士在奔驰的战马上可以用双腿控马而后弯弓射箭。在追赶到一箭之地的时候,贾逵就听到嗖嗖的羽箭破空声从自己的耳边掠过,中间还夹杂着骑士落马的声音。

    贾逵根本就没有回身接战的欲望。在马上自己和部下不可能是西夏人的对手,而且这些人里面说不定还有射雕手这种死神一般的存在,他只希望自己能跑的再快一点能够遇到云帅派来接应的骑兵,唯有这样才能依靠优势兵力在野外杀掉这些人,所以,他就给了自己的战马一刀子,这样做的目的是给战马放血,降低战马血液的温度,免得战马因为血液过热而死。

    他将身子低低的伏在战马的背上,露出一个硕大的臀部对着后面,这是权宜之计,拿屁股当盾牌虽然难堪一些,总比丢命强的太多了。

    军中流传着一个笑话,大宋骑兵屁股受伤的人远远超过胸腹受伤的人,就是因为大宋骑兵总是拿屁股对着敌人……

    奔跑的天昏地暗的贾逵忽然听到一阵爆笑的声音,抬头一看,才发现不远处的小山坡上站立着一小队骑兵,他们身后的飞龙旗说明他们是属于皇家体系内的骑兵,这些骑兵的岁数都不大,站在山坡上笑的前仰后合。

    贾逵大怒,这些膏粱子弟哪里知道战争的凶险,以为身后追赶自己的那些西夏骑兵都是泥捏的不成?才要发出讯号要这些骑兵赶快逃走,五十骑当不了自己的援军的。

    可惜身体猛地一震差点让他从战马上掉下来,屁股终于无可避免的中箭了,来不及打招呼只能继续狂奔,他忽然发现那些少年人竟然纵马从山坡上冲了下来,不但冲下来了,还能在战马上举着弩弓射击,最过分的是最前面的一个雄壮的少年人竟然借着战马奔驰的力量不断地投掷出一柄柄短矛,一柄短矛竟然擦着自己的身体飞过去。

    亡魂大冒的贾逵回头看过去才发现那柄短矛刺进了一个西夏骑兵的胸口将他从马上击落。而那个西夏骑兵已经换上了长矛……

    眼看着那些少年人从自己的身边掠过,贾逵不知道大宋军队何时多出来这样的一群精锐骑兵,一个捉狭的小家伙在从自己身边奔驰而过的时候竟然顺手拔走了自己屁股上的那支箭,一阵酸痛感顿时从屁股上传到全身,贾逵赶紧趁机在战马上坐正,如果没人帮自己拔箭,自己不正确的骑马姿势是跑不了多远的。

    战马跑过一个山脚,贾逵猛地勒住战马的缰绳,战马速度降了下来,前蹄腾空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就向后慢跑过去,直到此时,贾逵才发现自己的五十名亲兵只剩下不到六人。

    他有幸见到了战斗的后半截,雄壮的少年人的马槊上高高的挑着一具尸体,趁势甩到另外一个西夏骑兵的身上,将那个骑兵从马上砸下来,他胯下的那匹大马不用主人驱赶就很自然的将硕大的马蹄子踩在掉在地上的骑兵脑袋上。

    一个清秀的少年人的左肩上插着一支指头粗的箭,即使这样,他单臂使用一条马槊也跟一个西夏人战的难解难分……

    西夏人中间的射雕手已经死了,身上插着数十根弩箭,有些弩箭甚至穿透了他的身子染血的三棱刺不断地将他身体里的鲜血放出来,濡湿了大片的黄土地。

    粗壮的少年人似乎非常的暴躁,轻易地就杀死了围着他作战的西夏人,别人的刀子只能在他那身黝黑的铠甲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而他手里的战刀和马槊却能轻易地将敌人的铠甲砍破,或者被马槊的枪头刺出一个大洞。

    “小六子从马上掉下来了,狗日的西夏疯狗一定要杀干净!”老虎发怒了,刚才两军错马而过的时候,小六子被一个西夏军的连枷打下战马他看的很清楚,

    贾逵发现这些少年人身上穿的铠甲和自己身上的铠甲完全不同,只要放下面甲,整个人就被铠甲紧紧地包裹住,在铠甲没有被攻破之前,西夏人的武器伤不到这些少年人。

    拼死一战的西夏人红着眼睛想要冲破少年人的堵截去攻击贾逵,却一次次的被他们拦住,强悍的冲锋就像是巨浪拍到了一座坚固的大坝上,偶尔有一两个人冲破少年人的战阵,也会被游离在外围的少年人用弩弓或者破甲锥一一的杀死在前进的路途上。

    随着老虎的吼声,少年军开始放弃和敌人对攻的打算了,火药弹扔出去之后惊得西夏人的战马乱蹦乱跳,而后再用弩箭轻易地将剩余的西夏人杀掉,也就一柱香的时间,七十余个西夏人都倒在了地上,他们的战马惊惶的向远处跑去,似乎要逃离这个令他们感到恐惧的地方。

    老虎从战马上跳下来朝中箭的小离问道:“没伤到筋骨吧?”

    小离恨恨的摇摇头也跟着跳下马,快步走到那个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声息的少年军身边,手在脖颈处探一下吁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是被摔晕了,不过左腿的情形不太好,看样子是断了,左肩似乎也有麻烦,要快点送到死人脸那里去。”

    这些少年人很迅速的就砍来了两根手腕粗的树干,将战马上挂着的绳子密密匝匝的缠绕在树干上,并且在绳子上面铺上了一条墨绿色的毯子,小心的将受伤的少年军放到上面,两个骑在战马上的少年军一前一后的接过这个简易的担架,将绳子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两根树干就稳稳地落在肩头,不用别人吩咐,他们就同步驱动战马向来路走去。

    贾逵强忍着屁股上的疼痛上前拱手道:“多谢诸位小将军援手!”

    一个手长腿长的少年军撇撇嘴道:“我们不和拿屁股当盾牌的骑兵说话!”说完就驱马离开,留下贾逵尴尬的愣在那里,眼看着这群少年人阴着脸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贾逵的亲兵想要上前理论,被贾逵拦了下来,自嘲的笑一声道:“娘的,老子刚才就是在拿屁股当盾牌,被人家瞅见了就要认,人家可是那胸口面对骑兵的,站在骑兵的角度高傲一些也情有可原,想必这就是云帅苦心经营的少年军,就冲这份敢于面对西夏骑兵对冲的勇气,老子受了奚落也只好写一个服字,走了,免得西夏人再追过来,今天过后,老子保你们各个升官发财!”

    说完话回头看着死了一路的部下,可惜的摇摇头,战场就是这样,有幸运儿,也有倒霉蛋,从远古时期到现在从无例外。(未完待续……)

    ps:第一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