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一团乱麻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七十六章一团乱麻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云峥估计赵祯的陵寝大概会被修建成史上最豪华的陵寝,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初衷,反正陆轻盈为了表示对君父的爱戴,准备了一万贯……

    至于崔达,更是抛下了手头的生意,以一个普通管事的身份加入到这支庞大的拍马大军之中去了。

    上一次的定盘珠事件让崔家上下都捏着一把冷汗,虽然皇家没了后续的动作,这件事依旧如同一根木刺扎在崔家人的心上,他们很想用建造皇帝陵寝来确定一下自己绝对没有对皇家不敬这件事。

    宋陵筑在平地,坟丘为覆斗式二层陵台,陵台之下就是墓室。陵前献殿称为上宫,下宫建在陵墓的西北方。神道两旁的石像中多了石虎石羊,石人还分∝,a◇nshu∞ba.出了文臣和武将,云峥在东京的时候护卫皇帝去过永安县(巩县)拜祭过大宋历代皇帝的陵寝,那时候他就在想,自己和狄青一定会被皇帝雕刻成石像放在陵墓前面的。

    以前的时候,大宋皇帝从不在自己生前修筑陵墓,七个月之后皇帝就必须下葬,所以大宋的陵寝比起前朝来小小很多。

    赵祯也不愿意在自己生前修筑陵寝,但是有礼部官员上奏说皇帝身体岌岌可危,为君父身后计,不若先做准备,提前开始修建陵寝比较合适。

    如今的大宋财政比较宽裕,所以庞籍和韩琦他们也就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默许了礼部的这一举动。

    文彦博后来之所以会在修建陵寝的紧要关头提出清理陵川河道的要求,就是认为现在修建陵寝不合祖制,是对祖宗的大不敬,担心给以后的大宋帝王开一个很坏的例子,将好不容易才驳倒的厚葬之说。弄得尘烟再起,但是因为朝中所有人都默许了这件事,他就只好用陵川说事情,看看皇帝有没有这个自觉……

    这些评论其实是张方平的,他现在很云峥说话已经说的非常随便了,一点官员的警觉性都没有。

    云峥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王安石进京成了参知政事,这个位置他早就垂涎三尺很久了,如今王安石成功,他却被人遗忘,胸中有无数的怒火想要发作,却只能忍耐,所以才会用最恶毒的话语来解说朝中大事给云峥听,文人就这毛病,云峥知道。

    谷场里的青稞已经晒干了。今年收割了不少的青稞,青稞面不好吃,所以云峥就打算用青稞来酿酒。

    陆轻盈说与其只酿一点自家喝的酒,不如干脆多收点青稞回来多酿造一批,将来回京的时候好歹也有些土产送给亲近的友人。

    于是,豆沙县专门负责酿造官酒的官员亲自送酒曲来豆沙寨,还不收一文钱,唯一的要求就是云家的酒不能在豆沙县贩卖。

    陆轻盈做事情很大气。不但结清了酒曲子的钱,还保证不把家里的酒卖出去。那都不卖。

    就这一手就获得了地方官员的尊敬。

    很快,豆沙寨子里放满了大缸,并且迅速的建起来了一座烧酒坊,云家酿酒管事开始有条不紊的酿造,想要喝新酒,至少需要等到明年才成。

    马上就要过年了。豆沙寨的天气已经变得很冷了,这种天气只有豆沙关是这样,蜀中其余的地方依旧温暖如春。

    山涧里的寒雾又一次飘了出来,云峥坐在竹楼的平台上欣赏寒雾的时候,看见秦国在四个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又来到了寨子门口。习惯性地向远山眺望,这个时候云峥的心情就会变坏。

    秦国的腰身已经明显的臃肿起来了,所以她就越发的期盼云二能够回来,可是自从云二六月间走了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一封信寄回来……

    秦国幽怨的眼神看得云峥很不自在,无奈之下就带着秦国来到了书房,指着郁州地界对秦国道:“你男人就在这里,说不定这时候是在海里,上个月家里的管事说他一直在海上泛舟。

    别看我,那个小子给我也没有来信,我知道的消息都是管事禀报的,我已经去信骂他了,估计很快就会有音讯的。”

    秦国失望的低下头轻声道:“我只希望他能赶在孩子落地的时候回来,看孩子第一眼。”

    云峥发愁的道:“这个真没法子保证,如果他现在开始往回赶,说不定还能赶得上,如果下了海,那就真没法子了,人在海上说话算是的风,不是人,天知道海风会往哪里吹。如果没有信风,一天连十里路都走不了。你丈夫是个什么性子你清楚。”

    秦国嘤嘤的哭泣起来。

    云峥头大如斗,忍了半天才道:“如果云二一时回不来,我们就回京城去,只要赵旉他们平定了建昌府,我们必定是要回东京的,到时候距离郁州就近了,他也就有机会回来了。”

    秦国擦干眼泪抬起头看着云峥道:“咱家怎么说也是侯爵,您更是国之干城,这样的家世夫君为什么还要冒险出海?”

    云峥长叹一声道:“男人就这样子,你要他守着老婆过平安的日子就像是杀他一样难受,尤其是云二这种不甘寂寞的人,他本来想在大陆上干点事情,是我觉得不妥才给他打发去了海上。

    知道不,越是能力强大的男人,对这个国家的破坏力就越大,所以啊把他弄到海上去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顾不了家,那是你倒霉,谁要你喜欢他来着……”

    云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陆轻盈在门外面道:“你们兄弟都是一路货色,妾身生孩儿的时候你在哪里……”

    云峥落荒而逃……

    这种安慰女人的事情还是交给老婆比较好,仔细算起来自己也不算是一个好男人,说什么都显得没有底气。

    溜达去了豆沙关,总有处理不完的公务,桌面上的公务已经积攒了高高的一摞子,如今有家难回不如处理完算了。

    赵旉和赵延年他们的行军路线让云峥很是担心,放弃了早先制定的突袭计划改变为一路杀过去,这样虽然把事情变简单了,但是军队的伤亡一定会呈直线上升的。

    你要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直到现在云峥还没有发现不抵抗就被杀掉的人,赵旉是铁了心要在大理制造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看来他真的明白了皇帝的意图,并且打算执行到底。

    皇帝说不让云峥插手建昌府的战事,其实也就是在告诉云峥对这些人一定要保护好。

    看起来这是一个矛盾的命令,但是这个矛盾的命令恰恰说明了赵祯的心现在是如何的矛盾。

    他想要最精悍的战士和将领,却又担心损伤过大白白的浪费了一批皇家的好苗子,他把自己的心扉对云峥算是敞开了,也把一个最大的难题交到了云峥的手上。

    彭九,梁辑已经带着人马去了滇西草原的最西头,打算在那里迎接赵旉,赵延年,云峥甚至有过指示,如有必要,他们就需要杀进善巨郡把他们抢回来。

    赵旉他们总能遇到商队并不是他们的运气好,而是云峥在刻意的安排,这样的一支新军队,还没有能在敌人战区取得足够补给的能力。

    看完商人送来的赵旉军队的现状评估,云峥松了一口气,至少在目前,这支军队的士气并没有垮掉,反而有了一些精兵悍卒的影子,他只期待赵旉回来的时候能够多带回来一些人。

    大理皇帝再一次向善巨府增兵了,主要是在防御彭九和梁辑,彭九在小泥湾已经突袭过一次大理军队,阵斩了大理国的善巨府知府段仁寿,大理国的交涉文书一定会落在云峥的手上,至于大理国的使者这时候一定是绕过了豆沙关正在向京城出发。

    自从有了地图之后,世界就变小了,变得直观了,虽然在地图上看不到赵旉,赵延年的影子,云峥却能想象的到他们如今正在干什么。

    如今的建昌府是一个群魔乱舞之地,这里有大宋的军队,有大理国的军队,还有数不尽的滇西草原的盗匪,以及那些被云峥驱赶进了大理的末路部族首领。

    赵旉要面对的敌人并非只有大理人,还要面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人,这样复杂的场面赵旉他们需要极为高超的手腕和计谋。

    那些人是能顾团结一下的,那些人是能够利用一下的,那些人是钱财能够买通的,那些人是真正的死敌,这都在考验赵旉,赵延年他们的眼光和手段。

    地图上的标红显示着赵旉他们前进的路线,如今这条路线在无限的接近木奎城,看样子他们真的打算强攻木奎城。

    云峥合上地图,发愁的站在院子看着漫天的星光,也不知道在这片灿烂的星光下,木奎城该是一副怎样的刀光剑影……

    而东面那颗孤独的大星就该是云二才对,云峥也很想知道云二现在到底在海上做什么,是不是正在风雨中和狂风巨浪抗争……

    云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在某一个瞬间变成了一团乱麻!(未完待续……)

    ps:第一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