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伤逝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五十六章 伤逝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掌柜的叹口气道:“侯爷,咱家的生意如今非常的难做,官家把我们的信誉全部都给毁掉了,那个天杀的王安石,临死都要拿我们来垫背,商业上的那点秘密被他张榜公告的干干净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还针对我们掌握的这些独门货物专门制定了所谓的官府价格,他们做不了,就把价格彻底的压制了下来,您也看到了,刚才那个妇人买的那些苏合香以前至少需要五百文,被官家张榜公告之后就剩三十文了。”

    云峥笑眯眯的道:“很好啊,东京城的所有货物价格都给打下来了,那么距离货物紧缺也就不远了,云家的铺子把这些货物买完之后就关门歇业吧,正好你们的家眷已经去了登州,你们把铺子收拾一下,也去登州吧,海外的桃花岛已经修建的差不多了。

    另外,趁着东京如今货物价格低廉,能买多少物资就买多少物资,去了海外用得着。”

    掌柜的笑道:“咱家留在东京的铺子也剩下不多的几个了,老奴这就去把侯爷的话传给别的掌柜,侯爷,您说咱们家真的能在海上立住脚根?”

    云峥笑道:“如果有顾虑就不必去,家里留在大陆上的人也有很多,沿海的商号也需要你们去照看,没必要非的要去岛上。

    bsp;我去岛上就是为了求一个清静,你们不要把去不去海岛和忠不忠于云家联系起来,我其实是不赞成大家伙都跑海岛上生活的。”

    一番话把掌柜的说的鼻子酸酸的,这段时间随着云家开始正式向海上发展之后,在云家的体系中就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其中的一种人认为不随着云家一起去海岛就等于背叛,另一种认为。云家即便是去了海上,也离不开和陆地的联系,没必要把所有的人都弄到海上去。

    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出自军队的缘故,第一种声音的人占据了大多数,像香料店掌柜这种故土难离的人的日子就非常难过了。

    云峥又笑着道:“其实店铺现在的样子其实挺好的,暴利时代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开始老老实实的赚钱,至少在暂时是平等的,其实平等这个东西就是我要在海岛上要给你们的最大礼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好了,不说这些话了,你赶紧去收购货物吧,好大一家人将来的日常所需还需要你们供应呢。”

    安慰了掌柜的之后,云峥又上了马车,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着马车好好的把东京城又看了一遍。

    城外正在休整护龙河,城墙也在加盖马面,战争的气氛非常的浓厚,只要是东京人都知道“八荒争凑,万国咸通”这八个字,开封城就是因为具有当时长安、洛阳无可比拟的交通优势才成为大宋国都的,但是,开封地处中原。无山川可恃,此“所谓八面受敌。乃自古一战场耳”。

    为了避免“石晋无备,契丹一举直陷京师的历史悲剧重演,对东京城防体系的构筑可谓处心积虑。自太宗起就大力营建东京城池并完善城防设施,以充作人造屏障。宋东京城的外城、内城、皇城三重相环并绕以内外城濠,将东京坚固、严密地保护起来。

    大战将起,不求伤敌。先求自保的理念在东京城非常的受欢迎,因此东京城今年迎来了最大一轮的城墙整修。

    传说修建东京城城墙的土取自虎牢关,那里的土坚如铁石,即便是受到石炮的轰击,也不过会微微下凹而已。

    云峥并不关心东京城的城防。虽然东京城的城防如今主要是为了防御火药弹的袭击而进行的一种修整,他也不关心,他不认为自己以后还会和这座雄伟的城池有什么纠葛。

    路过宣武门的时候他停下马车走进路边的一家小店里吃了一碗馄饨,路过跃马桥的时候又用了一碗凉粉。

    云家的农庄就在黄河边上,九月的农田里除了糜子之外,已经没有多少粮食长在地里了,靠近农庄的边上还长了很多的的青菜,萝卜,这些东西马上就会被农夫们挖出来,然后晒成干菜,整个冬天就指望它们来下饭呢。

    因为王安石来过云家农庄,所以这里也是重灾区,原本河滩里也有好几百亩地,如今全部被官家没收了,满河滩都给种上了树木,其中以柳树最多。

    没心思看黄河,这条河带给东京城的只有噩梦。

    陆轻盈就在庄子里盘账,这时秋收之后必须要进行的家务,其实以陆轻盈三品诰命的身份,根本就不用来干这些事情,她之所以回来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这个农庄是云峥官田的所在地。

    一个诺大的农庄一年的产出还比不上一间城里的铺子,农庄对云家来说其实就是一个赔钱的存在,庄子里养了五百多退役的伤残军人,每年收割的粮食甚至供不起他们以及家眷的吃喝,还需要家里不断地向农庄提供救济。

    其实每一个勋贵家里都有一个这样的赔钱存在,如果一个豪奢的家庭开始败落的时候,不论农庄是否赚钱,他永远都是最后一个被处理掉的地方。

    当一个勋贵开始出售农庄的时候,就说明这个勋贵之家已经丧失了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钱没了可以再赚,最后的一点人没了,这个家族也就彻底的完蛋了,从无例外。

    在云家的计划中,东京城也是需要彻底退出的,因此这一块官田需要重新和商量换个地方,在云峥看来,南边的杭州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庄子里的人其实已经走了很多,不论是星盘的人还是专门放在这里的信鸽基站,都已经随着云二去了登州,在登州上船之后,就会去最近的野驴上,然后开启云氏征服大海的第一步。

    云峥在路边上等了很久,才看见陆轻盈的马车从农庄里走出来,夫妻二人见面,相视无言。

    没了坐车的心思,云峥就牵着陆轻盈的手沿着河边漫步,只要走过这个巨大的回水弯,就能看到东京城的西门,云家的农庄位置,距离东京城非常的近,坐马车半个时辰就到了,不像王安石家的官田,给人感觉好像已经快到天边了。

    “十月初五,登坛拜将,这是庞籍给我的最后期限。”

    “妾身知道了,家里就交给妾身,您只管全力去对付辽国就好。”

    “没有那么简单,西北的局面也非常的糟糕,没藏讹庞似乎要自己称王了,郎坦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应对河曲一带的复杂局面的。

    而我当年在兰州埋下的钉子,似乎并不尖锐,五年时间太长了,会发生很多预料之外的事情。

    当年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让一男一女去做这件事,时间长了之后,这对男女就会生出好几个小男女出来,你也知道,只要出现了这种状况,事情也就失去了控制。”

    陆轻盈挽着云峥的臂膀笑道:“您现在其实不是很在乎这些是吗?”

    “是的,只是今天好像有些伤感,原本我以为自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还是有非常多的不舍。

    刚才,我站在农庄的外面等你出来,看着田野没来由的一阵阵心痛,这样肥沃的土地我们就要抛弃了,我还记得你第一次看到农庄时的欣喜,还对我说:这是可以传承子孙的风水宝地啊。

    这些年你对这里付出了无数的心血,现在要抛弃了,我多少有些怕见你,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陆轻盈仰着脸笑道:“您从未让妾身失望过,当然,除了那个该死的隗明!”

    云峥拿手按按陆轻盈小巧的鼻子,就挥手叫过马车,两人一起上了马车,天边的晚霞已经出现了,再不回城,今晚就进不去了,修整城墙的时候,无论是谁夜晚都不得闯关,这是厉禁!

    云府也比往日空了很多,只剩下老廖在门口迎接家主,家里的仆役也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几个,云二带着大批的护卫已经提前离开了东京去了登州,皇帝同意将云家的官田置换到南方去,为此,云家的官田等级和规模掉了两个等级。

    云峥相信,这已经是皇恩浩荡了,别的将军如果胆敢在上阵之前提出这个建议,等待他的将会是大宋朝廷对他的最严厉的惩罚。

    韩琦奏表说——此风不可长!

    葛秋烟进来帮云峥和主母换掉身上的衣衫,端来清水让他们净面之后低声道:“从今天起,妾身就陪夫君和姐姐一起住在这里。”

    陆轻盈叹息一声点点头道:“孩子们也进来,这间屋子是咱家最安全的所在。”

    云峥对两个小心过度的女人无话可说,见她们已经开始安排自己走后的事宜,也不多说话,见孩子们哈欠连天的走进来,就把他们一个个的都安排在床上。

    好在这张床足够大,睡了四个孩子之后还足够睡两个大人的,不论葛秋烟如何反对,依旧被云峥给推到床上去睡了。

    今天在外面转悠了一整天也没有刺客登门,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只能说明在皇家侍卫暗中保护下,那些刺客又重新安排了刺杀方略。(未完待续。。)

    ps:第一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