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一得一失

【书名: 大宋的智慧 第七十章一得一失 作者:贺坚强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不管是奸臣也好,忠臣也罢,他们首先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做官员,何谓官员?官员就是天下百姓的代言人,虽然这个代言人不是自己选出来的,而是读书读出来的。

    奸臣即便是再奸,他也必须在某些时候替百姓说话,或者说是替皇朝说话,只有这样,他的言行才符合他的官员身份。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奸臣这种人就是屁事不干,整天谋算着陷害忠良或者中饱私囊,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官员身份,注定了他必须要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自己的职责中去。只剩下的一小部分精力拿来构陷和贪渎!

    如果一个奸臣连自己的本职岗位都不能胜任,那种人就不叫奸臣,叫做庸官,这样的庸官,如果上司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的话,他的官职无论如何也当不了几年的。

    凡是奸臣,基本上都是见识卓绝的枭雄,这种人不论丢到那里去,都是人中豪杰。

    奸臣就是把心眼不往正处使用的聪明人。

    李常介于两者之间,他算不上一个纯粹的奸臣,当然也算不上一个忠臣,他的利益点在自己的家族身上,而不是在国家身上。

    当家族和国家之间出现利益纠葛的时候,他必然是舍弃国家而保存家族,当家族和国家之间利益高度统一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少有的干臣,他忠于自己的祖先,却不愿意为整个华夏一族抛头颅洒热血。

    对于这样的人,云峥其实是持赞赏态度的,这样私德有亏的真小人。似乎比那些伪君子看起来要招人喜欢,至少他活的很真实。

    每个人从本心上来说都是自私的,这没什么好争辩的,李常只不过是犯了一个把一部分人的利益凌驾于另外一部分人之上的小错误。

    这样的错误我们每天都在犯,从卖包子的小贩到皇帝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所以,李常可以在云峥面前把这这番利己主义的话说的慷慨激昂,理所当然。

    云峥当然不会去批判李常,他也没有这个资格去批判,至少这家伙收养了一个小女婴,可以预期的是。这个小女婴以后的生活一定会非常的完美,李常一定会拿出比疼爱自己亲生孩子还要多的爱心去照顾这个小女婴,因为,对李常来说,良心发现这种事情实在是过于稀罕了。比生孩子还要难得多。

    有过同样经历的李清,这时候就觉得天塌地陷了,他的良心被八牛弩给撕开了,断裂成两截的身体,无论李清多么用力的想要弥合在一起,也无济于事,那个女人就那样倒在地上,一半身子在李清的怀里。另外一半身子掉在沙地上,只有内脏纠缠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袭击依旧在继续,发动突然袭击的宋军蝗虫一般的从两边的灌木丛里涌出来。在他们出现之前,火药弹已经疯狂的肆虐过一次了,泼喜军的前锋如同一群被开水浇过的蚂蚁死的死伤的伤。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努力地把李清推下骆驼,死在八牛弩之下的应该是李清……

    种諤赌上自己所有的勇气发起的致命一击,确实给了正在行军的西夏人迎头一棒。

    按照宋军的作战原则,所有的宋军都在第一时间向战场输送最猛烈的火力覆盖。八牛弩,弩炮。火药弹,燃烧弹。强弩,每一种武器都在疯狂的运作,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在第一时间给西夏人最惨痛的伤害,并且迅速的击垮西夏人想要反抗的勇气。

    李清非常倚重的八牛弩和弩炮在第一时间就被宋军的火器摧毁的差不多了,战场上到处都散落着李清花了大价钱弄来的远程武器残片。

    李清得努力白费了,那个女人的眼睛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生命已经消失很久了,没了生命的尸体对于李清来说不过是一堆将要腐烂的肉块。

    他丢掉了女人的尸体,怒吼着站了起来,抽出自己的长刀,嘶吼一声就向滚滚而来的宋军发起了反冲锋。

    这是泼喜军在受到攻击之后一炷香的时间里,李清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原本站在他身后绝望的看着宋军杀过来的旗手见将军开始冲锋了,就摇晃着李清的大旗,跟着冲锋。

    残存的西夏人被将军的举动鼓舞的如同野兽一般疯狂,嗷嗷的大喊着跟随在李清的身后向宋军反扑。

    李清手上的盾牌已经扎满了弩箭,他的左面肩膀甚至还插着一支弩箭,不过他似乎不是很在乎,眼睛中没有任何的神色,冰冷的就像是两粒寒冰,他的身体按照战士的本能在躲避,翻滚,攻击,唯独没有任何要退避的意思。

    盾牌砸翻了冲过来的一个宋兵,躲开刺过来的长枪,长刀斩在宋军的脖子上,却没有把头砍下来,李清不会做任何浪费力气的举动,杀死人就好,没必要连脑袋一起砍下来。

    肋下夹住那杆长枪,转身横扫之下,挑开了另外一个宋军的咽喉,长刀化作闪电飞刺进了一个手持强弩的宋军胸口,此时,长枪正好握在手中,随着他突刺的身形向前冲锋。

    踢飞了一枚正在冒火的火药弹,枪尖上扎着一个宋军,那个宋军被长枪上传来的巨大力道推的连连后退,直到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他才跪倒在地上困住了李清的长枪。

    一枚粗大的弩枪呼啸着从远处飞过来,对于这种声音,李清有着刻骨铭心的认知,横跨一步躲开弩枪,抛弃了手里的长枪,从尸体上捡起一柄连枷,带着倒刺的铁甲肘部重重的轰击在一个宋军的面部。

    连枷前面的铁球带着尖啸声砸在人的*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声,被连枷击中的宋军如同被攻城锤轰击过一样,胸口塌陷了下去,鲜血活着碎裂的内脏一起从嘴里喷涌而出。

    一枚链子锤从左侧悄无声息的飞了过来,来不及扭转身形的李清,只能轻微微的侧一下身体,链子锤砸在他的肩头,将护肩的铁甲兽头砸的粉碎,李清闷哼一声,鼻孔里流出两绺发黑的血水。

    转过头去狠狠的看着那个突施暗算的宋军,那个突袭得手的宋军见李清看着自己,想都不想的转身就走,这员西夏猛将已经是瓮中之鳖,自己没有必要冒险继续攻击,只需要把他引到自己同袍最多的地方,他自然会死在乱箭之下。

    李清的旗手已经少了一根胳膊,大旗也不知道去了那里,不过他的手里牵着一匹战马,此时的西夏人因为主帅的不作为,失去了先机,如今正在各自为战,泼喜军的覆亡就在眼前,旗手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在同伴的帮助下来到李清的身边,把缰绳塞给了李清大吼道:“将军,快走啊!”

    李清冷漠的瞅了一眼垂死的旗手,抓着缰绳翻身上马,反手从尸体上取过一柄立着的长枪,他准备继续去追击那个伤了他的宋军。

    旗手将手里的短刀刺在战马的屁股上,来不及调整方向的李清就被战马驮着落荒而逃,跑的很狼狈,无论他如何的想要把战马的脑袋扭向正确的方向,那匹发狂的战马依旧扭着头本能的向没有人的地方狂奔。

    在白土台上的种諤没有理睬那些四散奔逃的西夏人,在没有粮秣的情况下,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本钱。

    他在意的是泼喜军身后押送的庞大奴隶群,这一战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阻截西夏人继续向西北运送辽国奴隶。

    既然作战目的已经达到,三两个逃兵不足为虑。

    一想到张北燕子城已经被自己奇袭拿下,种諤的心中就充满了得意之情,谁说西军比不上京西军了?(未完待续)

    ps:第一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宋的智慧相邻的书:亲政绝品清官宋时山河贞观攻略大唐小地主扶唐三国之帮爹当军阀金色盾牌抗战之根据地晋显风流恋千年澳门银河娱乐场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