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利益至上】(下)

【书名: 医统江山 第六百八十九章【利益至上】(下) 作者:石章鱼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兴州主帅郭光弼坐在点将台上,五官轮廓有如刀削斧凿没有丝毫的表情,眼前的一切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非但操练队伍不整,而且将士盔歪甲斜透着疲态,甚至连战鼓都有气无力,这样的状态还谈什么打仗?郭光弼心中虽然失望,可是他却并没有生气,不怪这些手下,只能怪自己,缺衣少食,连肚子都提案不饱又谈什么战斗力?

    郭光弼已经看不下去这帮手下的表演,他缓缓站起身来,慢慢走下点将台,儿子郭绍雄看到父亲突然离去,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跟了过去,低声道:“父帅!”

    郭光弼抬起手来,示意他不要跟着自己。

    操练仍然在继续,郭光弼却已经离开了校场,出了校场,手下将他的黄骠马牵来,郭光弼翻身上马,正准备出城去透透气,迎面却看到一名武士纵马奔来,来到近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道:“启禀大帅,谢先生回来了。”

    郭光弼听到这个消息,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他扬起马鞭在马臀上抽了一记,坐骑发出一声嘶鸣向帅府的方向奔去。

    谢坚从东梁郡离开之后,直接就去了雍都,这段时间他披星戴月不辞辛苦辗转各地,明显黑瘦了许多,郭光弼回来的时候,他正在吃饭,听到郭光弼的脚步声,慌忙站起身来,恭敬行礼。

    郭光弼上前握住他的手臂道:“先生不必多礼,快快用餐,有什么事情,等吃饱饭再说。”

    谢坚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温暖,郭光弼虽然残忍嗜杀,可是对自己却真是不错,自从追随他以来,深受他的重用,从未有过任何疑心。以国士之礼相待,士为知己者死,虽然谢坚并不看好兴州的未来,但是为了回报郭光弼的这份信任。他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坚喝完碗里的稀粥,接过郭光弼亲手递来的毛巾擦净唇角。

    郭光弼迫不及待问道:“怎样?”

    谢坚微笑道:“属下此去雍都不但见到了李沉舟将军,还蒙他引见得到了大雍皇帝的接见。”

    郭光弼听他这样说,心中不由得增添了几分期待,低声道:“近日南阳水寨不断增兵却是因为这个缘故?”

    谢坚摇了摇头道:“南阳水寨增兵和此事无关。”

    郭光弼闻言一怔:“什么?”

    谢坚道:“胡小天拒绝我们联手的要求。其真实用意却是要坐收渔人之利,他不但想拿下郧阳,还想一并夺走兴州。”

    郭光弼冷哼一声:“简直是痴心妄想!”其实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换成自己也会这样干。

    谢坚道:“在他眼中我们已经毫无价值,不过大雍方面并不那么认为,他们已经同意给我们调拨粮草军资,给予我们一切可能的支持。”

    郭光弼道:“怎么会这么好心?”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郭光弼深谙这个道理,大雍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帮助他们,此番援助的背后必然有他们的目的。

    谢坚道:“大雍方面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将郧阳攻下,把郧阳城献给他们作为投名状,二是大帅必须答应携带所有兄弟接受招安,从此兴州并入大雍版图。”

    郭光弼闻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缓缓闭上双目,这就是说要让他向大雍俯首称臣,虽然他也曾经预料到这件事,可真正听到谢坚说出的时候,仍然有种被人打了一个耳光的感觉,这些年他虽然辛苦。可毕竟是一方霸主,也曾经有过振臂一呼,万众响应的大好局面,可惜这局面并不长久。迅速增加的兵力让他在军需供应上很快就变得捉襟见肘,如果继续坚持下去,这些兄弟很快就会面临揭不开锅的局面,可是归顺大雍,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今生再无称霸天下的机会。

    谢坚充满忧虑地望着郭光弼,他还是了解自己的主公的。在郭光弼残忍嗜血的表象下同样隐藏着一颗骄傲的心,让他放低自己的骄傲,向大雍俯首称臣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谢坚担心郭光弼会拒绝,拒绝这唯一的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还拥有价值。

    郭光弼低声道:“想让我们流血流汗夺下郧阳送给他们做投名状?如果我们拿不下郧阳呢?”

    谢坚没说话,若是拿不下郧阳,他们的牺牲完全白费,他们在大雍的眼中也自然不再有任何的价值。

    郭光弼缓缓走了几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胡小天是一头猛虎,大雍却是一头饿狼,他们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恨不能将我们连皮带骨头一起吞下去。”

    谢坚道:“大雍最近在南阳水寨增兵,而大康也在阳泉增兵,明显是彼此呼应,而且最近有不少的消息传出,说大康和大雍已经决定联手对付胡小天。”

    郭光弼冷哼一声道:“胡小天只怕没那么容易对付吧。”

    谢坚道:“郧阳才是所有人的目标所在,之所以会有这个风声传出,我看联手夹攻是假,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给胡小天压力是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郧阳虽然是一块肥肉,可并不是谁都随便能上去咬一口。”

    郭光弼道:“大雍方面答应咱们的粮草何时能够送来?”

    谢坚道:“已经开始准备,七天之内首批粮草就可到位,以后还会陆续送来。”

    郭光弼道:“不管以后如何,先打下郧阳再说,谁给咱们粮食,咱们就把郧阳城送给谁。”停顿了一下又道:“西川李天衡方面已经派人送来消息,他们会在半个月内掀起战事,希望我方全力配合。”

    谢坚道:“苏宇驰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这场仗或许要比预想中艰难得多。”

    一支五千人的兵马进驻了东洛仓,东洛仓的城墙已经修葺一新,有如一个巨大的碉堡耸立于邵远城的东南,常凡奇再次登上东洛仓的城墙,心中感到难以名状的激动,他过去就是这座城池的守将。胡小天能将这里重新交给他,足以证明对他的信任。今次前来的主要任务却是要制造危机,给大雍方面造成一种他们要攻打邵远的假象。

    如今的东洛仓已经不是粮草重镇,胡小天曾经与大雍约定,借用东洛仓五年,一晃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常凡奇也不知胡小天是否真要将这里归还大雍,东洛仓乃是扼守大雍南进之咽喉要道,可以说胡小天之所以能够在庸江下游扎稳脚跟,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控制了东洛仓,若是将东洛仓归还,那么胡小天就会面临无险可守的境地,重新将东梁郡暴露于大雍面前。

    常凡奇刚刚抵达东洛仓,就有故友过来求见,此人乃是他昔日的副将黄信诚,也是常凡奇此前的至交好友,黄信诚自从东洛仓一战之后,也被削职为民,不过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现在一家生活在邵远,至今未得任用。

    此番前来也是以老友的身份过来拜会。

    常凡奇将黄信诚请入府中,老友相见免不了要开怀畅饮一番,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了些微醺醉意。黄信诚将酒杯缓缓落下道:“凡奇兄,本以为东洛仓一战之后你我今生再无相见之机,却想不到还能坐在一起喝酒,真是造化弄人啊!”

    常凡奇道:“的确是造化弄人,现在我们虽然是朋友,却已经是各为其主了。”他心中对黄信诚此行的目的充满警惕,并不相信黄信诚此时出现在东洛仓纯属偶然。

    黄信诚呵呵笑道:“凡奇兄不用多想,我现在只是一介草民,没有任何的任务在身,今次前来,主要是来见见你这位老朋友,续聊旧日情义。”

    常凡奇举起酒杯又跟他碰了一杯道:“我当初的选择连累了不少的朋友和兄弟,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了我娘亲的性命,凡奇也只能那样做。”

    黄信诚道:“秦阳明仍然做他的大将军,受到牵累的也只是咱们这帮兄弟罢了,我也不瞒你,今次过来见你是秦阳明逼我过来的。”

    常凡奇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其实从黄信诚过来他就已经猜到了。

    黄信诚道:“你我兄弟一场,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秦阳明以我家人的性命作为威胁,让我来这里一趟,这里有一封信是他让我交给你的。”

    常凡奇接过那封信看都不看就凑在烛火上烧了。

    黄信诚愕然道:“你因何不看看其中写得是什么?”

    常凡奇摇了摇头道:“没必要看,这封信的内容也不重要。”

    黄信诚叹了口气道:“也是,无非是一些想要劝降你的话。”

    常凡奇道:“若是我没有猜错,此时已经有人将你来到东洛仓的消息传到我主公的耳朵里了。”

    黄信诚眨了眨眼睛不解道:“难道胡小天派人监视你?”

    常凡奇道:“主公光明磊落又怎会做这种宵小的行为,秦阳明让你给我送信是假,真正的用意是要借着这件事制造疑云,我看他已经让人将你我见面的消息传到东梁郡。”

    黄信诚后悔不迭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我原不该来的。”

    常凡奇道:“你是无心之失,秦阳明害不了我,连我都能识破他的这种拙劣伎俩,又怎能瞒得过我家主公?”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医统江山相邻的书:唯我独裁重返大隋系统之白莲花黑化我家后院是唐朝灼华倾帝心(系统)一代宗师[系统]禽兽不如的穿越女我受不了(GL)炮灰皇后逆袭史这个女鬼挺可爱[澳门银河娱乐场]夜莺之弥赛亚澳门银河娱乐场第一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