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帮自己】(上)

【书名: 医统江山 第七百七十三章【帮自己】(上) 作者:石章鱼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无忧的眼圈红了,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苍白的俏脸滑落,她迅速转过头去,轻声道:“我一直没有哭!”

    胡小天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她,李无忧悄悄擦去泪水,恢复平静之后小声道:“这里有一份名单,是我爹生前认定忠诚的将领,这其中多半都已经遇害或者下狱,还有一些人,我特地标注出来,昌伯可以联络上他们。”

    胡小天接过李无忧手中的那份名单,简单浏览了一下,其中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燕虎成,此人乃是张子谦的义子,也是西川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将领之一,后来因为攻打郧阳落败而被追责,原来他仍然还在西州。

    胡小天小心收好了这份名单,低声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联络上夕颜?”

    李无忧摇了摇头,美眸之中流露出担忧之色,轻声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在担心她,或许你知道,五仙教一直和李家关系默契,可是不知为何产生了矛盾,攻打郧阳之前,五仙教就和我方断绝了关系,也就是从那时候我就再未见过夕颜。”

    胡小天本想问问她和夕颜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李无忧,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毕竟现在并不是询问真相的时候。

    燕虎成蓬头垢面地坐在城墙的拐角,烈日当空,早已将他的肌肤晒得黧黑,一双虎目也似乎被晒干了水分,毫无神采。郧阳战败之后,主帅李琰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虽然李琰最终承担了主要责任,可燕虎成也没有逃脱下狱的命运,直到三月前他方才被****,虽然恢复了自由之身,却被免除了军中所有的职务,除了终日买醉,燕虎成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一道阴影遮住了他的面孔,燕虎成抬起头来,看到一名年轻的乞丐站在自己的正前方,静静望着他,在那名乞丐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六名乞丐站在那里。燕虎成的第一反应就是可能是自己不小心占了对方的地盘,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西川地震之后,西州一带乞丐数量激增,这些乞丐为了争夺地盘,斗殴事件层出不穷,燕虎成心中暗叹自己何时已经沦落到被别人当成乞丐了。他摇了摇头,推开身边已经喝光的酒坛,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没想到那年轻乞丐仍然挡住了他的去路,微笑道:“燕将军,有人找!”

    燕虎成听到对方直接了当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不觉有些吃惊,自己这番颓废模样居然还有人能够认得出来?

    那年轻乞丐说了地址之后率领同伴离去。

    燕虎成望着这几名乞丐的背影心中暗自奇怪,他们怎么能够找到自己?又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去?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燕虎成也不例外,尤其是他颓废的生活已经被酒精占据,在他的心底深处也急于寻找一件事将自己从目前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短暂的犹豫之后,他决定去看看,哪怕是个圈套也好,至少能够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惦记。

    午后的星竹园一场宁静,道路两旁修竹成行,微风吹来竹叶发出沙沙声响,这声响非但不显得聒噪,反而更显幽静,燕虎成走出竹林前方霍然开朗,看到绿竹掩映中有一大片空旷地带,其间有一座竹制六角小亭,流角飞檐,工艺古朴而精致,一位身穿浅灰色亚麻质地劲装的男子坐在凉亭中喝茶,裸露出的双臂肌肉饱满而结实。相貌英武,气宇轩昂,和萎靡不振的燕虎成明显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燕虎成一眼就认出此人乃是胡小天,心中正在奇怪他怎么敢在西州现身?

    胡小天向他招手笑道:“虎成兄,怎么这么久才过来?”

    燕虎成望着这厮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心中暗忖,我跟你很熟悉吗?不过他仍然还是走了过去,沉声道:“如果我没看错,你是大康镇海王?”

    胡小天笑道:“咱们又不是没见过面,坐!”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燕虎成在他对面坐下,胡小天隔着老远就已经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拿起茶壶给他倒了杯茶,开门见山道:“虎成兄真不好找,幸亏有五小姐指点。”

    燕虎成有些迷惑道:“五小姐?”

    胡小天道:“大帅的小女儿李无忧!”

    燕虎成越发糊涂了,虽然他知道李天衡的确有个小女儿叫李无忧,可是自己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因何李无忧会知道自己?又会给胡小天指路?这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胡小天故意说谎?

    胡小天从他的表情已经看出他并不相信,端起茶盏抿了口茶道:“你知不知道大帅遇刺之前已经决定率领西川回归大康?”

    燕虎成摇了摇头:“我早已离开。”自从郧阳落败之后,他就被追责入狱,获释也不过只有三个多月,自从入狱以来从未见过李天衡,自然不会知道他的决断。

    胡小天道:“西川深陷泥潭,大帅不忍看到西川军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终于做出回归大康的决定,然而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燕虎成盯住胡小天道:“你究竟是为何而来?”

    “我这次奉了大康朝廷之命,特地前来追谥大帅为王!”

    燕虎成听到这里,拍案怒起道:“大帅乃是被大康杀手刺杀,你们猫哭耗子装什么慈悲?”桌面因他重重的一拍震动起来,桌上的茶盏在震动中跳离了桌面而倾覆,茶水洒在了桌面上。

    胡小天的目光望着那倾覆的茶盏,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大康若是当真想趁虚而入,又何必派出使节那么麻烦?直接挥师而入,你以为西川挡得住吗?”

    “大康派你来只不过是想一箭双雕,利用西川军民对大康的愤怒将你这个特使碎尸万段!”

    胡小天摇了摇头:“大帅遇刺之后,以姚文期为首的幕僚、将领在短时间内受到了打压,你能够向我解释其中的原因吗?”

    不等燕虎成回答,胡小天又道:“大帅尸骨未寒,李鸿翰就忙着将他的尸骨焚化,在缺少证据的前提下指证大康乃是背后的策划者,又是什么原因?”他目光盯住燕虎成的双目,咄咄逼人道:“如果事实当真如此,为何五小姐会告诉我大帅生前最信任的那些将领的名字?又为何要冒着风险来帮助我?”他取出一份名单递给了燕虎成。

    燕虎成的目光显得有些犹豫,可最终仍然接了过去,当他看到名单上的字迹已经可以确定这份名单的确是大帅亲笔所写。全部看完之后,燕虎成的眼圈居然红了,他只是没有想到李天衡的内心深处自己仍然是值得信赖的。

    胡小天道:“根据我了解到的状况,李鸿翰一直都坚决反对回归大康,在这件事上他可能和大帅产生了很大的矛盾,而且在大帅去世之后,他的行为极其反常。”

    燕虎成低声道:“你是说他害死了大帅?”

    胡小天道:“没证据的事情我不会乱说,只是现在西川的情况非常奇怪,我们本以为大帅去世之后,西川军队内部或许会出现混乱,却没有想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燕虎成道:“西川现在军中有大半将领连我都不认识。”他在婉转地告诉胡小天,西川将领已经经历了一次大范围的更迭,郧阳战败是一个引子,在郧阳战败之后,李琰失势,李天衡重用杨昊然,杨昊然和李鸿翰联手对军队进行了大范围的变革。正是这种变革导致了军中如今的状况,胡小天所说的这些事让燕虎成有所醒悟,他开始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寻常。

    胡小天道:“最近天香国和西川达成了协议,天香国愿意无偿借粮给西川渡过难关,据我所知,西川和天香国过去一向没什么联系,而天香国跟我却达成了,他们和西川达成的这份协议等于是背离了我们的初衷。”

    燕虎成缓缓坐了下来,目光审视着胡小天,他仍然在怀疑胡小天说这么多还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在考虑,可天下间又有哪个人不是呢?

    胡小天道:“天下间绝没有白白付出的事情,若非可以从中得到巨大的利益,天香国又何至于做出如此的付出?”

    “你是在怀疑天香国策划了这件事吗?”

    胡小天微笑道:“谁策划刺杀大帅我并不清楚,可是有件事我能够断定,李鸿翰必然知道内情,而且他也必然被人利用了。”他停顿了一下,向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西川的军权在实际上已经控制在杨昊然的手中,李鸿翰其实已经被架空了。”

    燕虎成抿了抿嘴唇,握紧了双拳,周身的肌肉紧绷了起来,内心被愤怒充满,如果胡小天的推测属实,那么李鸿翰绝对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权力害死亲生父亲,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今天晚上有事,就这一更了,请关注章鱼公众威信号squid。(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医统江山相邻的书:唯我独裁重返大隋系统之白莲花黑化我家后院是唐朝灼华倾帝心(系统)一代宗师[系统]禽兽不如的穿越女我受不了(GL)炮灰皇后逆袭史这个女鬼挺可爱[澳门银河娱乐场]夜莺之弥赛亚澳门银河娱乐场第一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