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节 瓜分

【书名: 烽皇 第一百二十八节 瓜分 作者:瑞根

强烈推荐:龙王传说永恒之心武炼巅峰万域之王雪鹰领主武神天下太古星辰诀最强剑神系统     淮右与蔡州军的缠战一直持续到了第二日的午后,局面方才渐渐明朗化。

    鲁桐的两军最终围剿了残余的牙军,仅有不到一个营的牙军逃出了东门,获得了淮右军的庇护。

    与此同时顾华部也从城外绕行逃到了东门外的十里堡上,获得了淮右军的接纳,与梁赞牙军残部合二为一。

    倒是卢龙军和淮右第二军、第三军与蔡州军趁着夜色鏖战不休,这一场遭遇战一直打到第二日天亮,淮右方面才开始有意识的向东门外撤退,逐渐脱离战场。

    而蔡州军虽然占据优势,但是其主力却趁夜突袭尚云流部,所以对淮右军的撤离也只能保持戒备,不敢轻易追击。

    随着淮右步军开始撤离颍州城,淮右水军第二军也将大部分船只集结起来,将所有伤病士卒运送上船,其中还包括部分顾华部和牙军等军官的家眷,一并上船南下前往颍上。

    按照王邈和梅况的预判,经历了这一战,颍州元气大伤,蔡州军没有两三个月根本无法在颍州稳定下来。

    而淮右也应当再给蔡州补一刀,那就是拿下颍上,利用水军优势不断袭扰汝阴,让蔡州军短期内无法安稳的在颍州落脚。

    颍上位于颍水下游,到寿州和到颍州距离相若,都只有百余里地,凭借淮右水军的强势,以及蔡州那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军力量,淮右完全可以牢牢控制颍上。

    按照王邈和梅况的意见,淮右现在还应当直接从寿州渡过淮水,接管并无驻军的下蔡(凤台),这样一来就直接控制了颍州东南两县,与蔡州控制的西北沈丘和汝阴二县形成对峙。

    颍州地形呈一个不规则的弧形,虽然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蔡州控制了颍州西北两县更占优,但淮右却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水军力量和纵贯颍州全境的颍水以及沿着南面州境的淮水优势来实现对颍州东南部两县实施控制,甚至还可以利用水军船队溯流而上对位于颍水中游的州治汝阴城进行袭扰,让其疲于应对,这就是水军力量强大带来的优势所在。

    这个方案应该是淮右就目前形势变化而取得的利益最大化了。

    虽然控制了颍州东南两县,但实际上对蔡州的淮北攻略影响不大,盖因颍上和上蔡二县位于颍州东南,与淮右以淮水和颍水相连,东与徐州的蕲县相接,而现在蔡州还没有直接谋夺徐州的野心,他们现在拿下了汝阴,亳州的腹地便毫无保留的袒露在蔡州兵锋面前了,亳州南部的城父、山桑二县唾手可得,而且西北部的鹿邑、真源两县亦是随时可以拦腰截断,战略态势对蔡州极好。

    这种情况下,恐怕蔡州军要倾力来攻颍水和上蔡的意愿恐怕并不强烈,除非淮右要不遗余力的袭扰汝阴,迫使蔡州下决心夺回颍上,但即便是夺回颍上,只要淮右水军优势还在颍水一线的安全就始终存在隐患,这大概就是缺乏水军力量的痛苦了。

    十里堡码头。

    看着最后一批伤兵和家眷登船完毕,梅况从船板上走下来。

    此次来颍州的船队并非只有淮右水军第一军的兵船,还包括相当一部分寿州的民船。

    从一开始江烽就没有指望颍州能一直坚守下去,只是没有想到颍州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被蔡州军夺下而已。

    这些民船随着水军船队到来的目的就是用于运输物资和人员,前期已经将部分河朔军的老弱妇孺家眷运往了寿州,现在赶回来正好就派上了用场。

    来自河朔的数万家眷百姓自然无法都用船只运送,而且河朔地区的人也不太适应长时间坐船,所以绝大多数人都宁肯步行和用驮马,只有少数老弱妇孺以及所有行李物资才用船运,在这一点上淮右可谓考虑得相当周到了。

    “九郎,情况怎么样了?”

    “差不离了,我已经命令赵文山部抢占了河村,在那里建立了营寨,这边暂时交由许子清的第二军驻守,卢龙军也已经开始撤往河村了。”王邈点头,表示安排好了。

    河村在是十里堡东南方向三十里地的一处渔村村落,也紧邻颍水,可以随时受到颍水上水军的支援,距离颍水入淮水口已经不足百里了。

    “嗯,颍州战事也差不多了,我这边已经安排水军第一、第二营前往颍上,估计晚间就可以抵达颍上,届时恐怕需要在颍上完善防务体系才行,我已经派快马去禀报君上了。”

    梅况还是相当谨慎的,虽然拿下颍上无疑是目前确保淮右在淮北的战略支点的最佳策略,但是毕竟这已经是战略调整了。

    要知道当初江烽给王邈和自己的任务是协助淮北军打好这一仗,练兵和延阻蔡州军占领颍州的步伐,而现在就已经变成了要和蔡州军瓜分颍州了。

    这种情况下哪怕无法马上征得江烽的同意,也要立即禀报。

    “况兄,颍上这边恐怕要先劳烦水军兄弟控制住,虽然颍上没有驻军,但颍上一直属于淮北,社情民意还得要好生观察,且颍上县城因为一直有感化军驻扎,虽然遭遇过蚁贼围攻,但元气未失,若是好好经营一番,未尝不能成为日后咱们布局颍亳的一个桥头堡,我估摸着君上也肯定会认同这个观点。”

    和梅况相比,王邈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梅况是寿州降将,肯定有些忌讳,而他是主动来投淮右,加上没有多少根基,当然不会受到其他人猜忌,至少目前是如此,没有人会相信他会靠河朔军这点人就要像独立吧?所以他的胆子要大得多,也更为灵活主动。

    社情民意这个词儿也是江烽经常提及的新鲜词儿,逐渐演变成为淮右官员的口头禅,现在无论是王邈还是陈蔚、崔尚等人也都时常提及。

    按照江烽的解释,所谓社情民意,就是社会情况和民心意向,再解释得深刻一些,也就是指一个区域对从士绅望族到商贾农夫的各个阶层内心的真实愿望和想法,如果能够赢得其中大多数人或者最重要的群体支持,那么这就意味着一个政权在这个地方具备了生根立足的基础。

    简而言之,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江烽在这个词语的解释上流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也让麾下众将诸臣群情振奋,没有谁不希望自己的主君是一个胸怀大志者,尤其是在淮右已经展露出勃勃雄姿的情况下。

    “放心吧,颍上那边无闻堂也早就有布置才对,只要君上明确意图,后续事情就不是问题。”梅况看了一眼还在源源不断过来的步军。

    这是张越的第三军,按照计划,也是先行在这边整队,稍作休整,就要南下奔赴河村。

    这也是王邈确定下来的后撤计划,诸军交替后撤,防止蔡州军尾随追击,如果蔡州军胆敢贸然追击,淮右军就敢集中兵力打其一个反击。

    但从现在蔡州军的迹象来看,估计这种机会不多,蔡州军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追杀尚云流部去了。

    在他们看来,尚云流部才是他们日后吞并亳州的最大障碍,只要打掉了尚云流部,徐州便再无机动兵力来增援徐州了,未来亳州就如同榻上宽衣解带的美人,等待蔡州君临。

    “况兄,从颍州逃出来不少士绅小民,某已经安排人引导,只要愿意去淮右的,都欢迎,不愿意去的,也欢迎到颍上和上蔡暂居,某看这情形,不少人都意欲到颍上和上蔡观风啊。”

    王邈的话让梅况也哑然失笑,“九郎,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河朔军南下也是迫不得己,现在既然你给了他们这样一个选择,他们当然乐意到都属于颖地的颍上和上蔡暂居了,他们也指望着局面能早日平静下来,不过他们也许很快就会失望。”

    “也罢,这一战短时间里还见不出分晓来,不过蔡州这一次恐怕更是要对我们淮右恨之入骨了,这么好的局面都能被咱们给搅和成这样,估计袁怀河要派人来暗杀某和况兄的心思都有了。”王邈呵呵一笑,“拿下颍州东南这两县,也算是为日后淮右出击淮北有了一个跳板,待到吴地事定,这淮北攻略也就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九郎,这些话暂时还得要收敛着些,君上的心思尚不明确,纵然有此意,但以我们淮右目前的态势,估计也是各方都吃紧了,没见陈长史都向君上谏言多次了,欲速则不达,弦绷得太紧,都有些跟不上了。”梅况也知道王邈的心思,“再说了,过于操切,也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非议,九郎是河朔人,须得要避一避嫌啊。”

    梅况这一番话也让王邈沉默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过于推动淮北战略肯定会引来一些人的质疑,家仇和淮右的战略转向纠结在一起,必定会有非议,只是这却由不得自己了。r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皇相邻的书:校园纯情霸主澳门银河娱乐场一品庶女极品邪少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官路鸿途超级功法龙傲天穹乾坤圣手沧元轮回1989神级败家子黄帝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