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节 接战(5)

【书名: 烽皇 第一百四十三节 接战(5) 作者:瑞根

强烈推荐:玄界之门万域之王武炼巅峰武神天下通天仙路最强剑神系统都市全能系统漫威里的侠客     就在柴永想着自己遭遇了如此难缠的诸多敌人时,那贺人龙是不是就该一往无前,意气风发的横扫全军了呢?

    很遗憾,他的期盼并未实现,贺人龙的境况也仅仅是比他略好,所面临的敌人一样凶悍骁勇,哪怕他已经用独足铜人打碎了平卢军两名天境高手军官的头颅和胸骨,但是却始终无法真正在城墙头上打通一条通道。し

    他后边的十余名士卒仍然被死死的压制在城墙这一段上,难以突破,甚至还要面临来自两面的弓弩手攒射。

    贺人龙冲击的是东门的正面中线,这里是城门楼所在,弓弩手在城门楼两侧布置起了相当严密的防线,第一波三十名随同贺人龙冲锋的士卒,在两轮集中攒射中仅仅只有七人逃脱劫难,这其中还包括了贺人龙本人。

    一地的尸体极大的刺激起了贺人龙的凶悍脾性,仗着有两重皮甲和草木甲的高防御力,贺人龙与自己两名贴身亲兵硬生生闯出了一条血路,仅仅是从登城到遭遇平卢军增援的角头兵这短短十余步见,贺人龙和自己两名亲兵就斩杀了超过二十名平卢军士卒,以此来报复平卢弓弩手的攒射。

    如果不是王守忠的亲兵营——角头兵赶到,贺人龙险些就真的突破了这道防线直扑入弓弩阵中去了,如果演变成那样,那绝对是一场惨烈的屠杀。

    即便是这样,贺人龙如同疯子一般的暴烈冲击,还是引起了平卢军的弓弩手们的一阵惊惶,堪堪几步,如果真的被突破,那贺人龙的独足铜人绝对是一个收买人命最疯狂的死神之镰。

    哪怕是角头兵及时赶到,但是在面对贺人龙凶猛无匹的冲锋时,这些平素悍不畏死的角头兵仍然难以抵挡得住,十二具在独足铜人面前支离破碎的尸体就这样横在脚下。

    如果不是一名有着太息后期实力的亲兵统领堪堪抵住了贺人龙的发威,这场战事还真的有可能滑向不可预测的境地。

    若是那样,那就真的成了天大的笑话,堂堂青州城,平卢节度使府驻地,竟然在第一天就被淮右军打破了城头,就算是夺回来,那也绝对是丑闻。

    角头兵的战斗力的确不同凡响,在贺人龙牢牢压制住了那名太息高手情况下,周遭的角头兵却能够不断的从侧翼发起进攻,牵制住贺人龙,让其无法祭出杀招,当然他们也一样要付出代价,短短一炷香时间,又有两名角头兵倒在了贺人龙的独足铜人之下。

    无论是柴永还是贺人龙,都未曾想到这样近乎于突袭的一仗,竟然会打成这般模样,尤其是柴永,他甚至有些怀疑,如果平卢军每一面都有这样严密的防范和高水准的实力,那淮右军要想打下青州城就会遭遇麻烦了,就算是能打下,只怕这一仗付出的代价都会大大超出之前淮右军内部的最坏评估。

    好在平卢军虽然强悍,但是却并非真的强悍到没有弱点,强大到任何一处都能严密无缝了,最起码贺人蛟在北翼发起的进攻就要顺利许多。

    不得不说贺人蛟好运,当柴永在南翼发起进击时,就吸引了包括平卢牙军第二军指挥使姚孟在内的诸多人的注意力。

    毕竟柴永表现出来的武道水准的确太强大了,强大到没有人敢忽视,而刚一接战,淮右军的小天位高手便露面突袭,也不容得姚孟他们不重视。

    因为节度使大人此时正在西门那边观看,为的是要确定西门是否是真的为淮右军佯攻方向,是否已经被淮右军所放弃,这边独当一面的重任就交给了他。

    可就在这个大家都觉得会有一段缓冲时间的时候,敌人却发起了全面进攻,姚孟算是反应够快了,但是反应够快并不代表就能有足够的实力应对。

    像柴永这样的武道强者,他很清楚除了节度使大人和张君越外,没有人能能够单枪匹马的抵挡住。

    所以他必须要精心安排布置,务求牢牢缠住对手,不能让对手在城墙上为所欲为,那不但对士气会造成极大损伤,而且很容易被对手故意撕开破绽,让敌军借机突破。

    应该说从现在的局面来看,姚孟的布置还是起到了效果,术法师和两名太息期高手,加上一旁虎视眈眈的术法强弩手,算是遏制住了对方凶猛的攻势,哪怕己方仍然居于下风,但却成功的避免了危害的扩大。

    贺人龙这边也给姚孟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死死锁定柴永这边时,他也不得不把一些心思放在应对贺人龙的突破上。

    贺人龙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或许略逊于自己,但是却不是其他人所能应对的,当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有角头兵的坚韧和自己副手的硬撼,贺人龙难以有大作为,只要封住他的突破口,他身后的这些士卒就难以借势扩大战果。

    但是在北翼,姚孟就真的顾不过来了。

    贺人蛟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顺手过,这种攻城战,他不陌生,第一轮冲锋的,不死伤一半以上,那就是大赢。

    兄长有交代,这一战得豁出命去一搏,无他,泰宁军归附太晚,要想出头,既要表忠心,也得要证明自己,而这一战就是最好的表现,贺人蛟深以为然。

    当贺人蛟悍然冲上城墙上与围上来的平卢军士卒激战在一起时,他甚至觉得自己也许在这一战中难以全身而退了,但是随着战事的日趋激烈,局面并未向他担心的那样一边倒,相反,北翼的平卢军在自己的冲击下竟然只能勉力维系,这让贺人蛟大喜过望。

    虽然还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平卢军在北翼出现了这样一个不算明显的弱点,但是贺人蛟却不会放过,哪怕是陷阱,他也要去趟一趟,而且他也不相信平卢军敢用这样的陷阱来试探。

    手中的双斧抡得如同飞旋的车轮,两边夹击而来的平卢军士卒手断肢裂,血肉横飞,一口气暴击十三连环劈,硬生生从一个五十人队中砍出了一条血路。

    伴随着身后嗷嗷叫的士卒们开始向四周突破扩大缺口,后续不断从一台攻城车和一具钩车以及两部云梯车上蜂拥而上的士卒,眼珠子都红了,要知道在开战前就已经有了明令,只要能登城,那便是一功!

    这一功现在看来,却是来的恁地容易!

    如同一个溃烂的伤口,从北翼迅速向南北两端扩展开来,随着向两翼的突破穿透,更多的云梯车搭在了城墙上。

    杨堪也注意到了这一局面,立即下令让赵金国将后续的两个营沿着北翼压上去。

    他没有指望能一战破城,但是这种机会,如果不试一试,那绝对不可饶恕,只要能冲上城墙,哪就演变成了一种对等的对决搏杀,淮右军和平卢军的消耗那几乎就是一比一,拼这个消耗,淮右军当然值得!

    相较于平卢军青色的军甲,淮右军暗黄色的军甲如同大河来袭,挤压着那股清泉,向四周散逸。

    姚孟觉察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但是他却没有自乱阵脚。

    一跃而起,手中霹雳九击矛在空中连续抖动,给了贺人龙以无比凶猛的一击,硬生生将贺人龙击出一丈开外,与此同时怒声对自己的副手吼道:“你带角头兵去把北边打下去,命令强弩压制!”

    贺人龙的反应也很快,马上意识到了肯定是贺人蛟在北翼那边获得了突破。

    如今城头上已经乱成一团,但在中线,平卢军仍然占据优势,将屈指可数的几个通道口牢牢把持住,让登上城墙的淮右军始终难以形成突破。

    但意识到了也来不及了,从暗处飞袭而来的这个家伙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一上来就是火拼的架势,根本没有给自己半点喘息之机,而强弩手不惜代价的攒射再度发威,让本来已经开始突破的淮右军再度遭遇迎头重击。

    独足铜人再度发挥,荡起的千重罡风悍然迎上对方霹雳九击矛,一连串的轰隆巨响,在两件兵器的交错间不断迸发,厚重的气流纠缠在一起,分而复和,和而复分,震荡开来的劲气把四周的士卒挤压得人仰马翻。

    当姚孟的副手——牙军第二军副指挥使邬道瑜一连串的翻滚突袭终于起到了效果,淮右军的这一股势头终于被遏制住了,但占据了优势的淮右军岂会退让?

    贺人蛟好不容易赶上了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岂会轻易浪费?面对邬道瑜的短戟,贺人蛟丝毫不惧,要么就彻底打垮这一战,要么就只能立足以后的现实了。

    青黄两股激流激荡在一起,久久难以分开,哪怕势头被遏制,但这也同样是一个机会,一个有可能扭转乾坤的机会。

    而这样的机会,一旦错失,便不复再有。

    贺人蛟凌空而起,双斧陡然丢出,粗大的锋刃翻卷滚动,刹那间便撕开了一个巨大口子,三名士卒萎顿倒地,血流一地。

    哪怕是有邬道瑜的奋力抵抗,立即还以颜色,但是却未能夺回攻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烽皇相邻的书:校园纯情霸主澳门银河娱乐场一品庶女极品邪少倾世盛宠:惹火妖妃狠嚣张官路鸿途超级功法龙傲天穹乾坤圣手沧元轮回1989神级败家子黄帝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