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第241章 (第二更)

【书名: 韩娱之秘密讯息 241.第241章 (第二更) 作者:吾熊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超级乐神校花的贴身高手阴阳超市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大漫画逍遥渔夫     “小笨蛋,我只喜欢你,放心。”

    “没关系,哼,喜欢别人也可以,我说过。”她转头,看向一边。

    “真的?”李牧笑,心中开心极了。

    “假的,我也不知道,呼,真是的,为什么总这样?”

    “那就不要让我喜欢别人。”

    “不行,笨蛋。”

    “哪里不行?”

    “唉,我也不知道,快到万圣节了。”

    “是啊。”

    “知道吗?”

    “什么?”

    “ff,我买了新的口红,就像血一样。”

    “是吗?”李牧笑。

    “对,不过这里人好多。”她看一眼四周。

    “确实。”

    一会。

    金恩香和陈思思回来,两人身上传来一股烟味。

    李牧正在搅拌铁盘中的酱料和蔬菜,随着下面传来的热度,它们渐渐冒出白烟,辣味扑面而来。

    “看起来好辣。”坐在他身边的泰九皱一下鼻子。

    “韩国人很能吃辣,你难道不行?”金恩香挑一下眉,露出笑容。

    “也不一定,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论是什么国籍。”k摇摇头。

    “一会就好了,对了,李牧,明天你做什么?”陈思思笑问。

    “上学,晚上有聚餐。”李牧耸肩。

    “和你们班里的一起?”金恩香吃一口小菜,抿一下红唇,眼眸看向他的鼻梁。

    “嗯,还有前辈。”李牧停下搅拌的木勺,递给过来帮忙的服务员。

    “我也可以去?”k看他。

    “可以。”李牧笑。

    “我也想去。”金恩香笑眯眯地说。

    “我也去吧,刚好没事做,今晚我睡你家。”陈思思摸摸光头。

    “随便。”李牧说。

    今晚不能和k做那事,他感到略微遗憾。

    “坏蛋。”k低声,她似乎看透了他目光表达的意味。

    接下来几个人吃完饭,分道扬镳。

    李牧带着陈思思回家。

    “小子,你家里好像有女人的味道,你是不是带女人过来了?”陈思思的狗鼻子很灵。

    “嗯。”李牧从冰箱拿出一瓶果汁扔给他。

    “水蜜桃味的,我喜欢,嘿嘿。”陈思思咧开大嘴,喝果汁。

    “你最近不忙?”

    “还好,该做的也都做完了,一直在忙生意,也不知道回去之后能找什么工作,在这地方生活这么久,回去的话不知道能不能适应。”陈思思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也得适应。”

    “工资没这里高啊,我也没什么特殊技能,所以得多攒点钱,以后的夜生活估计得变成日生活了。”陈思思顶着熊猫眼。

    “对身体很好,节奏也比这里慢,我倒是希望回去。”

    “靠,你这家伙本来就睡得早,话说韩国人基本上都是晚上开始玩的,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们的工作时间那么长。”陈思思伸一个懒腰。

    电视上正播放sbs电台的《丛林法则》。

    “有得必有失。”李牧笑笑。

    “也是,算了,到时候再说吧,不过金恩香真变漂亮了,以前的时候还是个胖子,没想到变成了个美女。”陈思思摸摸光头。

    “女大十八变。”

    “她会不会喜欢我?”

    “不会。”

    “靠,不要泼冷水,她刚才一直问你手机号,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招人喜欢了?”陈思思一脸不爽。

    “至少比你强。”

    “放屁,难道最近流行性冷淡?”

    “我才不是。”李牧摇头。

    泰九可以证明这一切。

    “刚才都不怎么说话,只和你的那只泰迪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你这一招欲擒故纵越来越厉害了。”

    “我都是很直接的。”李牧笑。

    他才懒得玩什么推拉,实在麻烦得紧。

    “那你不觉得金恩香很漂亮?”

    “还好吧。”李牧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在上面写东西。

    嗡嗡。

    “hi,今天谢谢你请客。”金恩香。

    “是陈思思请的。”李牧回复。

    “哎呀,发错了,哈哈,不过没关系,听说你没有女朋友。”

    “有喜欢的人。”李牧说。

    “那就是没有女朋友,嘿嘿,知道了,在干嘛?”

    “有事,不聊了。”李牧直接回绝。

    金恩香没有来信息。

    一旁的陈思思酸溜溜地看着他:“靠,朋友妻不客气啊你。”

    “第一,她不是你的妻子,连女朋友也不是,第二,我对她没有任何兴趣。”李牧竖起中指。

    “放屁,老子才不信你。”

    “不信拉倒。”李牧继续打字。

    “喂,明明是我请的,竟然感谢你。”

    “长得太丑。”

    “靠,老子就是没头发,也不至于丑。”陈思思一脸哀怨。

    嗡嗡。

    “狮子熊,hi。”是sun。

    “什么事?”

    “最近不是没有说过话。”

    “嗯。”

    “万圣节快到了,大妈都乐疯了。”

    “看出来了。”

    “不过到时候不一定能陪你。”

    “为什么?”

    “嘿嘿,这是秘密,不过到时候我们可能要回家。”

    “回家?”

    “对,到时候你可以来我们这,不过要偷偷来,t和我决定帮你。”

    “这么好心?还有那家伙不嫉妒?”李牧说。

    “你说t?”

    “当然。”李牧说。

    虽然他和t之间变得稍微融洽,但在k这件事情上经常拌嘴。

    “还好,还好,她也觉得大妈该适当放松一下。”

    “喂,我是放松机器?”

    “差不多,至少还算安全,到时候分手的时候估计也不会给她带来伤害。”

    “……把我当什么了?”

    “这是夸你,下次一起喝炮弹酒,对了,问你个问题。”

    “什么?”

    “关于恋爱的事情。”

    “你恋爱了?”

    “倒不是,只是有个前辈稍微表示了好感,但不清楚这种好感,是基于什么发出的。”

    “直接问。”李牧说。

    “不行,我们之间还没到那种程度。”

    “你不是很豪爽?”

    “那也有限度啊,这种事情一般是男人先开口。”

    “随便。”

    “帮不帮忙?”

    “好吧,他什么态度?”

    “经常捉弄我,平时经常聊天,唔,也约会过几次,不过是和大家一起,唉,有点乱。”

    “那我不知道,我只谈过两次恋爱。”李牧说。

    “……”

    “怎么?”

    “也是,我竟然问你这种恋爱白痴。”

    “喂,我是有智商的正常人类,我的话就直接问,弄来弄去多麻烦,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算了,我还是继续喝炮弹酒、看电视。”

    “她在干嘛?”

    “正在洗澡,最近她瘦了很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吗?”李牧心虚。

    可能是做太多的缘故。

    “不过气色看起来很好,也比原先更快乐,自从遇到你之后。”

    “哈哈,那是当然。”李牧说。

    “不说了,我要喝酒。”

    “bye-bye。”

    “bye-bye。”

    嗡嗡。

    “ff,笨蛋,我刚洗完澡。”

    “肯定很香。”

    “那当然。”

    “一会干嘛?“

    “当然要睡觉,记得给我讲故事。”

    “嗯。”

    “我喜欢你。”

    “这是表白?”

    “ff,不是,只是说明一个事实。”

    “我也是。”

    “喂。”

    “怎么了?”

    “没有,只是在想我们的问题。”

    “什么?”

    “唔,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现在知道了。”

    “我也知道。”

    “有句话。”

    “什么话?”

    “越是期盼的东西,越不会来到,我担心它是真的。”

    “那就不要期盼太多。”

    “只是忍不住。”

    “为什么?”

    “不知道,你呢?”

    “我也忍不住。”

    “笨蛋。”

    “怎么?”

    “喜欢你。”

    “我也是。”

    “ff,回到屋子里了,好暖和。”

    “被窝里?”

    “嗯,正在抱着ryan抱枕。”

    “长得像我的ryan?”

    “嗯哼,明天会是晴天吗?”

    “天气预报上说是。”

    “果然是真的。”

    “什么?”

    “我希望明天有雨,它没来,我们呢?”

    “我们不一样。”

    “为什么?笨蛋。”

    “很多人期盼我们不在一起。”

    “啊?”

    “所以他们越期盼的东西越不会来。”

    “ff,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是一个笨蛋。”

    “你也不聪明。”

    “啊呼,她们说和你一起过万圣节,或许是想吃狮子肉。”

    “那我吃泰迪肉。”

    “不可以,我的肉不好吃。”

    “吃过,非常香。”

    “喂。”

    “怎么?”

    “希望他们期盼我们不在一起,越期盼越好。”

    “我也这么想。”

    “亲爱的,我可以这么叫你?”

    “当然。”

    “如果时间变成一个万花筒,那么可以看到很多的景象,我们会在其中?”

    “会,到时候我们骑着北极熊环游世界。”

    “ff,你这么重,它会不会吃掉你?”

    “它很有礼貌。”

    “明明笨重,就像你一样,浑身上下都是白毛,这样很不方便。”

    “太简便的东西并不一定好。”

    “就像我们?”

    “对。”

    “我们难道很复杂?”

    “与其说是复杂,不如说是隐秘。”

    “这种隐秘的感觉如何?ff。”

    “像是一只来自外星的企鹅绑架食人族族长。”

    “切,那是什么?”

    “无法叙说的感觉,硬要说出来,食人族族长最后的下场是死亡。”

    “外星企鹅这么厉害?”

    “厉害得很,毕竟是外星来的。”

    “那我们也会死?”

    “还好,它不喜欢吃狮子和泰迪肉。”

    “你是钟表吗?”

    “不坏的钟表,轻巧、准确。”

    “希望不会坏掉,ff。”

    “即使撞上卡车也没问题。“

    “笨蛋,这个钟表已经锁进我的心脏里了,知道吗?如果坏掉的话,到时候我也会死掉。”

    “我会让你一直活下去。“

    “ff,我知道,也相信你,但有希望能够坏掉。”

    “为什么?”

    “不清楚,只是有那种感觉,也没办法说清楚。”

    “傻瓜。”

    “记住我,笨蛋。”

    “嗯。”

    “你理解我吗?”

    “说不上理解。”

    “只要不误解我就可以。”

    “嗯。”

    “你很真诚。”

    “是吗?”

    “对,谈过恋爱的我,和谈过恋爱的你,怎么说呢,总感觉以前的恋爱称不上是恋爱,或许是某种前奏。”

    “那我们呢?”

    “刚刚经过中央的一部分,只是没有看到结尾。”

    “最精彩的部分总是从中间开始。”

    “看过泰迪舔碗的情景?”

    “没有。”

    “很有意思,舌头贴在上面,紧紧地贴住,就像在拥抱什么东西一样。”她说。

    “是吗?”

    “对,拥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我也这么想。”李牧点头。

    “喂。”

    “嗯。”

    “抱紧我。”

    “好,抱紧了。”李牧抱紧虚空。

    “感受到了你,就像一只大北极熊,很大很大,好暖和,ff。”

    “你的身体很小。”

    “笨蛋,我困了。”

    “睡觉吧。”

    “嗯,晚安,把你的钟表调整好,我会在天空下等你。”

    “等我。”

    “讲故事。”

    “好。”李牧说。

    陈思思走进房内打游戏。

    他打开唱机,放上愉悦的雷鬼乐,随音乐轻轻摇摆。

    “什么故事?”

    “《项塔兰》。”李牧回答。

    “ff,好。”

    他开始念。

    “……气味中弥漫六千万只动物活动、睡觉与排泄的味道,其中过半是人和老鼠。那气味透着心碎,透着生存的辛苦奋斗,透着令人鼓起勇气的重大失败与爱。那是一万间餐馆、五千座神庙、圣祠、教堂、清真寺所发出的气味,是一百座专卖香水、香料、焚香、新鲜花朵的市集所发出的气味。”

    夜色弥漫。

    黑夜将城市笼罩在时光的囚笼中,分岔成无数的枝节,每一个地方都有平凡又不平凡的故事,或许是一次平凡的相遇,又或是一场不平凡的邂逅。

    只是时间无法回溯,它不停向前,碾过无数的梦想和欲望,碎成星点般的残渣,只留下一片年轮般的痕迹。

    故事起始于邂逅,又会在何处终结?

    答案总是不够确定,因为一部分故事的开始并不是时间的开始。

    “气味吗?ff。”

    “嗯。”

    “你的气味就像香皂。”

    “你的像牛奶花。”

    “切,那是什么?”

    “牛奶做成的花。”

    “ff,困了,笨蛋,继续。”

    “好。”李牧继续念。

    雷鬼乐欢愉的节奏,让他想起牙买加女郎赤身跳舞的情景,一旁观赏的还有她,两人边喝椰奶,边抽雪茄,讨论女郎左边的大,还是右边的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韩娱之秘密讯息相邻的书:天生娱乐家澳门银河娱乐场之财源滚滚天庭小狱卒韩娱之崛起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名模我曾盛装嫁给你丈夫的秘密一姐恋上邻家大小姐